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374章

-“冇,就是覺得蘭溪溪帶著一個女兒也不找親生父親,挺奇怪的。想打探打探孩子親生父親,指不定能破壞她和九哥哥關係呢。”

她隨意扯的藉口,給自己的出現和提問找到合理解釋。

蘭嬌手心捏緊,之前一個秦千洛,現在又是宋菲兒,為什麼每個人都想從孩子下手?

她生氣道:“看來你們真是冇本事,勾引不到九爺,也對付不了蘭溪溪,才從孩子入手。可笑,冇用。”

宋菲兒被說中軟肋,臉色不悅反駁:“你又有多好呢?還不是和九哥哥離婚了。我猜的不錯的話,你還喜歡九哥哥吧?

可惜呀,隻能看著自己的妹妹和喜歡的人在一起甜甜蜜蜜,倖幸福福。哦,以後公眾場合你們碰麵,你會稱呼九哥哥為什麼呢?妹夫?還是彆的什麼溪溪的先生呢?

呀,除了這個,我還想起,西朗哥哥也不喜歡你吧?之前西朗哥哥帶著彆的女人來醫院孕檢哦~~我還聽到西朗跟那女人說你太騷了,玩玩而已,你對西朗哥哥而言,隻是工具吧?”

“啪!”後麵的話冇說完,一個巴掌重重落下。

打的宋菲兒頭偏過去,臉頰火辣辣得疼,緋紅髮腫一大片!

她目瞪口呆:“你個賤人,敢打我?”

邊說,她已經抓住蘭嬌的頭髮狠狠地拽。

蘭嬌不甘示弱,也抓住她頭髮:“打你怎麼了?打的就是你這個賤人!快奔三的人,還一天天哥哥前、哥哥後的叫,噁心不噁心?

還有,你以為你又有多高尚嗎?若不是你當年救過九爺一命,憑你的幼稚、哭哭啼啼,任性妄為,早被九哥命人跺了喂狗。

哦,你這樣的女人,狗都不吃。

更彆在我麵前提西朗,我現在和西朗關係好的很,不像你,這麼大年紀還是剩女一個,當初脫的一件不剩想讓九爺要你,九爺看都不看一眼。

知道為什麼麼?因為你胸小,像飛機場,屁股還垮,一點都不翹。你這樣的女人,想騒都騒不起來,因為嫉妒,才挖酸吧。”

被攻擊身材,長相,是女人最尷尬最痛苦的事情!

宋菲兒氣瘋了:“啊!”

大叫一聲,一把將蘭嬌按倒在地上:“我跟你拚了,你個不要臉的賤人!”

“我也跟你拚了!做作精!”

兩人你爭我打,互相毫不罷休的扯著頭髮,打著臉,場麵壯觀,狼狽不堪!

不少人被吸引過來,拍照的拍照,議論的議論:

“怎麼回事啊?”

“天,這是在做什麼?”

“蘭小姐,你要拍戲呢,彆花了自己的臉!”

“她們兩個從以前就為了九爺不劍拔弩張,現在怕是又為了類似的事情。”

“不過蘭嬌不是喝酒九爺離婚了嗎?還能打起來?”

“這宋小姐也夠任性的,見誰打誰。”

……

一段視頻再次登上熱搜。

網友們議論不必工作人員差,甚至粗暴不堪:

[宋菲兒瘋了吧?之前打蘭溪溪,現在打蘭嬌?]

[這是多見不得人好,才愛動手?]

[彆的不說,宋菲兒把蘭嬌衣服都扯開了,同為女孩子,好不要臉!]

[這簡直就是一個瘋子,有爹媽生,冇爹媽管嗎?]

[蘭嬌也不是什麼好人,宋菲兒臉上有好大一個巴掌,肯定是她先動手。]

[樓上,我們蘭嬌乖乖工作哪兒不是好人了?我看你和宋菲兒一樣都是瘋子,見人就咬,屬狗的吧!]

[你爹屬狗,你媽屬狗,你全家都屬狗!]

[霧草!果然是瘋子,那就祝你子子孫孫都是狗,舔狗,死狗,倒黴狗。]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