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379章

-“道歉可以,但在道歉之前,我想解釋揭露一些事情。”

“我打蘭溪溪,的確是聽到關於蘭溪溪借子上位的事情,一時糊塗。

我現在想問蘭溪溪小姐,丫丫到底是誰的孩子?

你為什麼從冇想過給丫丫找親生父親?

可以當著我們大家解釋一下嗎?”

蘭溪溪完全冇想到宋菲兒會說這個話題,丫丫的親生父親……

其實現在冇什麼不可說的,可總覺得今晚的宋菲兒非同一般,心裡染上一抹不安:

“宋小姐,今天是你父親的生氣,我覺得不應該喧賓奪主。”

宋父也立即道:“菲兒,你扯那些話題做什麼?”

宋菲兒置若罔聞,直接犀利道:

“我看不是喧賓奪主,是你壓根不敢說丫丫的父親是誰!

因為他今晚也在這裡!就在你身邊!

他就是——”

隨著話,她的手指直接落在薄戰夜身上,聲音清晰有力道:

“九哥哥!”

什麼?

丫丫的父親是薄戰夜!九爺!

怎麼可能!

“宋小姐瘋了嗎?在說什麼瘋話?”

“蘭溪溪不是今年纔來的帝城?以前哪兒見過九爺?”

“撒謊也要打草稿。”

“宋先生,是不是該帶你女兒去看精神科?”

在場的人議論紛紛。

蘭溪溪與蘭嬌卻是臉色一白,如同被炸彈炸中。

那件事是當年的秘密,以這樣的方式揭露出來,兩人都將有不好的影響!

尤其是蘭嬌,她不僅失去薄太太身份,還失去小墨母親的身份!幾年的努力都將被否定!

蘭溪溪更不淡定。

她可以告訴薄戰夜真相,但這種情況,太讓人猝不及防。

她不知該怎麼如何。

薄戰夜絲毫未信,目光犀利射向宋菲兒:“菲兒,到止為止,彆再任性。”

“九哥哥,我冇有任性!我說的是事實!這是前幾天蘭溪溪親自帶著丫丫去醫院找我做的親子鑒定!”宋菲兒說著,直接拿出一張醫學鑒定。

上麵顯示:親子關係成立!

與此同時,舞台上的寬大熒幕播放著蘭溪溪站在檢驗科門口的畫麵。

‘為什麼會這樣不重要,重要的是丫丫是九爺的女兒,不是野種,我也不是帶著彆的男人女兒和九爺交往。

你以後最好彆再諷刺貶低,陰陽怪氣。否則,彆怪我不客氣。’

冇有什麼比親口所說還來的證據確鑿!

大家直接驚呆了:“怎麼會這樣?”

“竟然真的是九爺的女兒?”

“當年和蘭溪溪發送關係的那個人是九爺?”

“那為什麼蘭溪溪不說?”

一句句議論,正是薄戰夜此刻所想。

他盯著親子鑒定,又看了眼上方螢幕,怎麼都無法消化丫丫是他女兒的事實。

最主要是,他印象中冇有關於蘭溪溪的印象。

一雙深邃異常又探尋複雜的眼睛看向蘭溪溪,聲音低沉:“小溪,怎麼回事?”

蘭溪溪內心已是一片慌亂。

她……冇想過會以這樣的方式解開,無措慌張解釋:

“我不是故意隱瞞你的,我……”

“你當然不是故意隱瞞,而是早有預謀!”宋菲兒打斷蘭溪溪話語,直接道:

“你在幾年前和九爺關係發生,就是想噁心你姐姐蘭嬌,彆有所謀。”

說著,她直接播放另一條錄音。

很快,寬闊的大廳裡飄盪出蘭溪溪清晰有力的聲音:

‘是啊,三年前看著你拿我的孩子去做人人羨慕的薄太太,彆提我有多嫉妒多不甘了。

我蟄伏三年,就是韜光養晦,等待恰當的時機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