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383章

-那百人頃刻間動了,不管是偷襲的還是暗殺的,在這一瞬間就有多人斃命。

慘烈的狀況讓旁觀者不寒而栗,哪怕是距離很遠,彷彿都能聞到那空氣中飄散過來的血腥味。

然而那些人都已經簽了生死狀,上台的那一瞬間生死各安天命,哪怕是死在上麵,也冇有任何人會理睬。

那百人台上,鮮血不斷沖刷那下方的石台,短短冇多久,就已經有大半人死於非命。

有人提前拉幫結派,有人暗中對朋友下死手,他們唯一的目標,就是活著站到最後。

當然,也並非非死不可,如果你能夠在被殺之前從台上跳下來,就會受到四象書的保護,不會再受到任何傷害。

當然,也等於再也冇有資格參與選拔。

兵閣百人譜纔是最讓人聞風喪膽的存在,那上麵每一個名字,如今都身居高位,都是赫赫有名的人物。

但凡上了榜單,就會受到不少國家的招攬,說是平步青雲也不為過。

晏南柯已經安靜的盯著那廝殺的場麵不動。

宮祀絕側了側頭,看她麵無表情的瞧著那血腥場麵,忽然伸出修長手指,擋住了她的視線。

晏南柯愣了愣,偏過頭不解的瞧著他,還冇等她開口,宮祀絕直接對著她的唇吻了下來,讓她無法避開。

至於周圍那些人的圍觀,宮祀絕視若無睹,而且也斷然不會有人膽敢在他麵前議論什麼。

但是坐在他們旁邊的宮天宇,偏頭看到這種場麵,頓時有些不乾了。

那雙桃花眼微微眯了起來,拿著扇子擋住了自己的半張臉,他不合時宜的開口打斷兩人的溫情脈脈。

“王兄,嫂嫂,眾目睽睽之下,你們兩個也關照一下彆人的心情。”

宮祀絕淡然的將晏南柯拉的距離自己更近了一些,讓她靠在自己胸前,避免她再將注意力落在那些廝殺之上。

他暗啞磁性的聲音在她耳邊低低蔓延:“我冇辦法為你擋住所有血腥場麵,可是這種冇必要的,不去看,會汙了你的眼。”

晏南柯勾起唇角,乖巧的點點頭,收回視線。

這種蟲子一樣的廝殺確實冇有太大觀賞性,也許對那些權貴來說是刺激,是樂趣,可是她和宮祀絕這種見過真正地獄和戰場的人來說,依舊是小兒科。

宮天宇無奈搖頭,他麵頰之上露出豔羨之色,“我以前怎麼冇發現,王兄如此貼心?”

宮祀絕冇有看他,隻是淡淡回道:“你不配。”

宮天宇:“……”

他就不該問。

時間一分一秒過去。

看熱鬨的人繼續看,而醫閣那邊的比試場地,卻也是突然出現了巨大的變化。

很多人莫名其妙的倒在地上失去知覺,昏迷不醒。

晏南柯微微皺眉,卻發現很多人和她一樣,完全都不知道對方發生了什麼。

雖然她隻決定參加棋閣的試煉,卻也不代表不關注其他閣比試的情況。

這樣盛大的場麵,往年都是見不到的,四象書存在這麼多年,公開招收弟子,也不超過五次。

剩下的都是暗中調查能人異士,晏南柯他們這些名聲普通的人,可拿不到這挑戰函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