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386章

-“我可以保證,我冇有算計你,也冇想過各種手段,如果你不出現在S城,不和我接觸交往,我一輩子都不會出現在你麵前,告訴你孩子身份,威脅你的。”

薄戰夜聽的目光越來越深重。

這就是整件事情的真相?

而當年那晚,他比任何都清楚女孩兒不是自願,她的哭泣,眼淚,更打濕整張枕巾。那是他一直覺得愧疚,對蘭嬌好的原因。

所以,他氣的不是那晚。

此時此刻,聽到最後,儘是被氣笑了:“一輩子不告訴我?你就是那麼打算帶著我的孩子,欺騙我一輩子的?”

“好,你的性格怯弱,太為彆人著想,那些賬我不跟你計較,之後在一起,我不斷過問你孩子生父之事,你明明有機會告訴我,為何不說?”

“看著我為那個男人吃醋,生氣,你又在想什麼?”

“在你眼裡,我薄戰夜是不是像個愚蠢的傻子?覺得我好欺騙?”

冷徹入骨的話語,如一塊塊冰雹,比今夜的秋雨還冷。

蘭溪溪拚命搖頭:“不是的,我冇有那麼想!

蕭長風出現的時候,我就想告訴你,我還試探性的舉例問你我朋友的事情,其實那個朋友就是我。

你當時說會帶走孩子,不認那個女人,我怕,怕失去你,怕失去孩子。

之後看著你生氣,我也想告訴你的!你生氣去研究室那天,我還特意去詢問了老師,老師告訴我要坦白相對,我更決定告訴你。

隻是冇想到……”

“冇想到出了車禍,再醒來,你溫柔跟我說不再計較,不再過問,我就又……猶豫了。”

“對不起,我該早點告訴你的。”

薄戰夜深如黑墨的眼睛深不見底:“到最後,是我自己阻止了自己知道女兒的真相?”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“冇有,我不是那個意思,是我的錯,不關你任何事情。

我不要求你馬上原諒你,我來隻是想告訴你所有真相,讓你知道我冇有騙你,算計你。

我先回去,你如果想通了,或者覺得不解氣,要懲罰我,隨時跟我打電話。”

她轉身想離開,給他思考冷靜的空間。

薄戰夜看著雨傘外的大雨,劍眉一蹙,一把將她拉回:

“這麼大的雨,你是想感冒還是用苦肉計?

我現在就不解氣,跟我走!”

他帶著她上車,開車去那棟小公寓。

成熟如他,不希望大人的事情影響到小孩子。

蘭溪溪來到小公寓,內心慌張忐忑,不知道薄戰夜要做什麼,卻一個字也不敢反抗。

“去洗澡,換衣服。”他冷聲命令。

她立即乖乖的拿著衣服進浴室,洗頭洗澡,吹乾頭髮,換好衣服出去。

或許,他想懲罰她,像幾年前那晚一樣,殘暴粗魯。

但……隻要他能解氣,她都受著。

“待在這裡,冇有我的命令不準出去。”

結果,男人丟下這句話便離開了。

室內無比空蕩安靜。

蘭溪溪甚至聽到自己的呼吸聲,錯愕不已。

這就走了?

他的懲罰,就是把她關禁閉?

太……弱雞了吧。

蘭溪溪甚至寧願他把怒氣發到自己身上,因為,發完了,就冇有了。

這樣不溫不淡的,更是心靈的酷刑。

但他不知道。

此刻的薄戰夜哪兒有什麼怒氣可言?

當年那晚是他的錯,如何怪蘭溪溪?

他不能接受,還有悶氣的,不過是她整整隱瞞四年,他連自己有女兒都不知道,還對一個毫無關係,惡毒至極的女人溫柔憐惜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