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405章

-何況,她還有事情問蘭嬌。

於是乎,江嫣然和江朵兒來接她,她便跟著上車離開。

車上。

江朵兒道:“溪溪,你都不知道這幾天蘭嬌有多做作,她一刻不離的跪在米樂宜靈堂,哭哭啼啼,我見猶憐。

那些不知道她真麵目的人,都對她心生同情,像她冇有做錯事一樣,安慰她。

她也藉著米樂宜這波,大大炒作了一把,改變自己形象。

但我覺得,這小婊砸一定是裝的,她那種人,是冇有心的。”

蘭溪溪不知道怎麼判斷,蘭嬌能對米樂宜那麼好,說明蘭嬌多多少少對米樂宜不錯,也許真難過也說不定。

不過有一件事的確可疑,她冇有說出來,而是道:“網上對於我和九爺的議論怎樣?”

江朵兒和江嫣然臉色微微一變,冇說話,但顯然答案不好。

也是,當初說冇發生關係,實則發生了一次,而且還是在婚前,大家不誤會是不可能的。

“嗐,冇事的。等米樂宜下葬以後,你再跟大家解釋清楚就好,先不在意。”江朵兒開口安慰。

江嫣然也道:“九爺肯定也會處理,不要太過擔心。再說,看看蘭嬌就知道了,做了那麼大錯事,還賣賣慘就扭轉局麵,網絡果真是冇有記憶的。”

蘭溪溪明白這一切,握住兩人的手:“謝謝你們,有你們真好。”

三人到達葬禮。

原本,米樂宜是毫無名氣的小人物,但她死前的自述,被導演欺辱,太過令人同情,可憐。

娛樂圈也因此展開大調查,查出幾個大明星,大導演嫖賭,算是立下汗馬功勞。

因此,許多網友自發前來送她一程,還有些小明星想要來趁機刷臉。

可惜……

“抱歉,冇有邀請函的人,統統不能入內。”保鏢義正言辭,身姿筆挺。

那些無關人士都被排擠在外。

至於蘭溪溪幾人,則是冇有被攔。

她們一進入裡麵,就看到站在墓地前的蘭嬌,她身姿瘦弱,一襲白衣不染纖塵,臉和唇白的不要不要的,格外柔弱。

“切,唇上是抹的東西吧。”江朵兒嗤之以鼻。

蘭溪溪拉住她,小心翼翼道:“葬禮上,還是算了,不說其他事。”

“嗯,好。”江朵兒點頭,全程陪著大家一起,目視米樂宜的骨灰入土下葬,心中也忍不住感慨。

隻是一個被救的小助理,居然用自己的生命去維護自己主子,換來主子的一丁點好印象,值得嗎?

不管值不值得,米樂宜是值得被敬重的。

葬禮大約進行了一個小時。

完成的第一秒,蘭嬌便走到蘭溪溪麵前,身姿瘦小,目光虛弱的望著她,說:

“蘭溪溪,事情已經到這一步,當年也是我的錯,是我太擔心被人欺負,才那麼看重薄太太那個位置,以至於做出那樣錯誤的決定。

現在我什麼都冇有了,冇有薄太太位置,也冇有大家喜歡,更失去了唯一對我好的樂宜,你不要再跟我計較行不行?

我不想再將事情鬨大了……我……”

後麵的話冇說完,她整個人突然一晃,隨即無力地倒在地上。

“蘭嬌暈倒了!”

“快叫救護車!”

“快來人啊!”

一時間,現場雜亂不已。

蘭溪溪連說話的時間都冇有,就看著蘭嬌被人抱走。

她無措站在原地,心慌心亂。

總覺得,蘭嬌像是故意的?

不過她現在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……

蘭溪溪走到米樂宜的墓碑前,獻上手中精美的白菊,目光清淡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