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410章

-

薄戰夜嘴角一勾,接了杯熱水喝下,靠在床邊守著兩個孩子,腦海裡卻不斷飄過蘭溪溪曼妙的身影。

不管是幾年前還是在S城那次,都足夠令他心動。之後她用彆的辦法替他解決,也讓他暫時滿足。

但現在,知道她是當年的女孩兒,她的第一次屬於他,不是彆的男人,他壓製許久的情緒又開始跳躍、升騰。

很想在冇藥的情況下,和她共赴愛河。

但……他更清楚自己虧欠她,現在怎麼能有那麼霸道的想法?

應該照顧她纔是。

薄戰夜想著,起身下樓,親自熱了杯牛奶端到蘭溪溪房間,又替她整理好床鋪,然後準備出去。

卻不想,蘭溪溪從浴室出來,恰好看到他。

“九、九爺?你……”她似乎很不可置信他在這裡。

薄戰夜解釋:“給你送杯牛奶,利於助眠。”

這話一落,蘭溪溪果真看到床頭櫃上的牛奶,還有整整潔潔的床。

她詫異,也越發心底落空。

對她那麼好,是真的把她當成孩子的母親在負責。

“那個……我們能聊聊嗎?”她忍不住開口。

薄戰夜大概知道她想要聊什麼,徑直道:“不用問我生不生氣的問題,我認為整件事不是你的錯,我也冇有生氣的理由。

你好好睡,有事叫我。”

連話語都這麼生疏禮貌!

他果然對她不一樣了。

蘭溪溪鼻子酸酸的,在他走到門邊之際,焦急說道:

“我不要彌補式的愛,也不要相敬如賓。

如果你隻是因為孩子而負責,選擇跟我在一起,不用為難的。”

薄戰夜頓住腳步,轉身望著她:“誰因為孩子跟你在一起?腦子裡在想些什麼?”

“難道不是嗎?”蘭溪溪將這些天心裡的想法全都說出來:

“你不追究當年的事,也一句不問,更不要我解釋,甚至對我好。

你就是不想原諒我,但是又很喜歡丫丫,所以纔跟我在一起,不追究是不是?

你現在對我的態度,像當初對蘭嬌一樣。

我不想以後再跳出一個女孩兒,讓你對她心動,然後說對我隻是負責。

真的,不用的。”

接二連三的話語,難過又失落。

薄戰夜聽的眉心緊擰,邁步走到她麵前:“我做了什麼讓你如此誤會?”

“就……就……反正女人的直覺,你跟之前不一樣了。”

蘭溪溪委屈地不知道該怎麼形容。

她可憐兮兮又焦急的樣子,看的薄戰夜心揪到一起,抬手握住她小手:

“所謂的直覺都是胡思亂想,聽話,乖乖睡覺,不然,我們今晚就不要睡覺,做點有意義的事情。”

刻意加重的尾音,蘊含著危險。

意味也十分明顯!

蘭溪溪這才發現她穿著薄款睡衣,裡麵冇穿衣服,在燈光下格外令人想入非非。

她小臉兒倏地一紅,手從他大手裡抽出,跑到床上蓋好被子:“那你快過去陪孩子!我要睡覺了!”

薄戰夜看著她一連序列雲流水的動作,嘴角勾了勾,轉身走出房間。

屋內變得安靜,蘭溪溪可以聽到自己的心跳聲,噗通、噗通、不斷加快,呼吸也跟著發熱。

當年的那件事像一層布,遮蓋住太多東西。

當布撕開,一切都不受控製的流露出來。

最重要的是,幾年前她隻有委屈,心酸,難過,可現在和薄戰夜有了感情,再去想當晚的事情,儼然變了心境和想法。

那晚的疼痛,委屈,難受,全都消失不見,取而代之的是男人的霸道,強勢,還有第一次成為女人的羞澀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