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416章

-“還有你最敬愛的燕夫人,你知道當晚的事情嗎?

她不是看到你手機上的畫麵,而是我親口告訴她,你欺騙她、玩弄她的感情,還要害她的女兒,各種添油加醋,她才氣不過,要去找你的的。

哦,對了,她也不是死在假山下,是我被活活捂死的!

我當時跑過去救她,她冇被壓死,還相當聰明,反應過來我和你不和,問我是不是故意騙她,在跟她耍手段,還說不管我說什麼,她都不會信,我一輩子都比不上你善良。

嘖嘖,既然她都說我不善良,我當然氣不過,要成全她了。

所以,本來我們可以一起活下去的,我就那麼捂著她嘴巴,看著她不能反抗的樣子,眼睛漸漸翻白,最後一命嗚呼死過去,之後再假裝暈倒,製造無辜證據。

再然後,讓秦千洛誤會你,唆使秦千洛針對你,破壞你們的感情。

她綁架你的女兒,也是我幫忙點醒的呢~~”

蘭溪溪看著蘭嬌的唇瓣分分合合,整個人到了爆炸的邊緣!

燕阿姨……

燕阿姨不是因為她死的!

而是被蘭嬌活活害死的!

她居然一直不知道真相,讓自己受苦,還讓真正的凶手逍遙法外!

“蘭嬌,你不是人!你就是畜生!惡魔!

你個瘋子!你還我奶奶,還我燕阿姨!我要殺了你!”

蘭嬌依然麵不改色,將一把鋒利的水果刀遞到蘭溪溪麵前:“殺我?妹妹你那麼善良,動的了手嗎?

米樂宜可是跟你一樣善良呢。當初我不過是幫她一點小忙,她就待在我身邊那麼多年,任勞任怨的為我辦事,我不高興的時候,她還跪在我的腳邊,任由我用腳踢她,打她。

她不僅不生氣,不抱怨,還各種為我出謀劃策,想辦法。

譬如這一次,她說現在大家對我名聲很有影響,我必須要收買人心,就決定自己上演苦肉計,烘托出我的好,再用假死的苦肉計,換取大家同情,爭取一線希望。

我們商量的本來是假炸藥,摔下去的地方也有樹乾,不至於死。

可是不死怎麼達到效果呢?”

“再說她實在知道我太多秘密了,早晚都得死,死在這個節骨眼更好。

所以,我把炸藥換成真炸藥,那丫頭還傻傻的跟我說,會度過這一次,以後陪我走更好的路呢,估計到死那一秒,也不知道為什麼會死吧。

哈哈哈,簡直就是愚蠢。

妹妹你也是這樣的人呢,當初我搶走你的福利,作假你的資料,還殘害你兒子、你奶奶,你居然把我當恩人一樣對待,還渴望跟我做姐妹。

笑話,你這種鄉下的野丫頭,有什麼資格跟我做姐妹?

我更看不慣你明明在鄉下長大,該是土包子的樣子,偏偏長得水靈靈,比我還漂亮。

我受不了,天天都恨不得你去死!

可惜呀,你根本看不穿,看不懂,太傻了,太蠢了,比聖母瑪利亞還要傻。

現在,你有本事殺了我,為你奶奶、為燕阿姨報仇啊?

你敢嘛?

你不敢的,你就是個low逼!不能為親人報仇,隻能看著我逍遙法外的low逼!low種!”

一字字,一句句,全是挑釁。

蘭溪溪已經憤怒到極致,眼前不斷放大著蘭嬌得意的臉。

她真的猜對了,米樂宜的死有蹊蹺。

眼前的蘭嬌,已經不能用惡魔來形容。

low逼?low種?

她讓她嚐嚐,什麼叫痛!

“來啊,你這個low逼,不給你親人報仇,就看著我逍遙法外吧!我之後還要害死你兒子,你女兒、反正你這種low逼,什麼都做不了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