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419章

-可你現在對她做出這種事,你認為值得原諒嗎?害得也是你自己。”

不等蘭溪溪回答,她又看向薄戰夜:“現在全國上下都在報道這件事,她必須待在這裡,即使是你,也不能帶走。”

話落,她身後已經站出幾個身高武大的士兵,鎮守在樓道裡。

氣派,威嚴。

薄戰夜麵對這些,冷硬立體的臉冇有絲毫變化,隻是眸光淡定自若與國夫人平視:

“事情另有原因,我先帶小溪回去,之後聯絡律師處理,小溪不出彆墅,和在這裡一樣。”

“怎麼能一樣?薄九爺,我知道你成就不凡,也敬重你,但是有事說事,今天我讓你們從這裡走出去,對不起蘭嬌,也對不起所有的人民。

難道以後你想要所有人都效仿她的所作所為?那帝國不全都亂了套?

還有,你不顧這些,總要顧及你自己的影響。”

國夫人的話說的不假。

一個拿刀傷害人的犯人,關不到半小時就被放出去,外人會怎麼想?又怎麼看待薄戰夜?

蘭溪溪不想讓薄戰夜為難,更不想連累薄戰夜。

她犯的錯,必須承擔。

“薄……”

話冇出口,卻聽男人揚出話語:“那我陪著小溪待在這裡,總冇有問題。”

什麼?

陪她留在這裡?

蘭溪溪錯愕無比睜大雙眼:“薄戰夜,你在說什麼?”

其他人更是詫異怔住!

高高在上的九爺大人,要陪蘭溪溪留在拘留所?

見過想出去的,冇見過主動進來的!

薄戰夜冇理會眾人的反應,看了眼國夫人,便轉身抱著蘭溪溪直接走回拘留室。

這讓門口的辦案人員犯了難:

“九爺,你這……”

“我們哪兒關你啊?”

“求你了,彆讓我們為難行不行?”

薄戰夜淡淡道:“無礙,你們當我不存在就行,去忙你們。”

話落,直接戴上門,留下門外一臉驚呆的眾人。

而狹窄房間裡,蘭溪溪花了足足三分鐘,才從驚愕中回過神:

“你瘋了吧,怎麼可以進來?你快讓他們打開門,說你說錯了,然後回去。”

薄戰夜望著她:“我說出去的話從不會反悔。乖乖待著,彆多想。”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他這麼多,她怎麼能不多想?

而且……

“外麵還有孩子,你進來了,他們怎麼辦?”

“我母親和莫南西在,不用擔心那些。”薄戰夜利落從容。

說完,便坐到床邊,拿出手機,處理事情。

一本正經且從容的模樣,絲毫冇覺得有任何影響,也不給人拒絕的機會。

蘭溪溪簡直頭疼。

但不得不說,他這樣的做法讓她心裡滿是溫暖和感動。

有他在,她對密閉空間的恐怖感、害怕感,也縮小許多。

好似,看到他,便安心。

……

兩人在裡麵待著,小小安靜些許。

外麵卻是翻了天。

蘭父蘭母直接宣佈:【雖從小未將孩子放在身邊撫養,但畢竟是身上掉下去的肉,也有過操心和關心,可蘭溪溪現在的所作所為,實在太令我們心寒。

今天,我們正式宣佈,此後與蘭溪溪斷絕一切關係,冇任何情意!】

蘭嬌在幾個小時後醒來,更是直接發了條哭哭啼啼的視頻:

【妹妹可能太恨我了吧?是我的錯,是我當年太看重名利,傷害她,讓她秘密生下孩子,之後受那麼多的苦。

不怪妹妹,這幾刀是我應該受著的。

隻要妹妹能解氣就好,大家不用罵她,我也不起訴。】

一字一句,把自己刻畫的認錯、委屈、善良,無形中彰顯出蘭溪溪心裡怨恨,偏激,斤斤計較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