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421章

-不早了,國夫人你先早點回去休息吧,我好了再去看您。”

“好。”

等國夫人一走,蘭嬌氣的牙齒緊咬。

不能去監獄殺掉蘭溪溪,薄戰夜還在現場,如若蘭溪溪把那些事情告訴薄戰夜,以薄戰夜的能力找證據,或者舉發她,後果不堪設想。

不行,必須得支走薄戰夜!

蘭嬌不斷想著辦法,最後,終於找到切入點。

那就是兩人的孩子——薄小墨蘭丫丫!

若他們出事,薄戰夜不可能不出來!

她拿出手機,撥打一個電話:“聽我的,去替我辦件事。”

……

拘留室的第一晚。

蘭溪溪頭靠在薄戰夜胸膛上,望著上方白白的天花板,冇有感到恐懼,卻還是陷入失眠。

她總覺得事情不會那麼簡單。

蘭嬌再蠢,也不會蠢到自爆罪行,就為了送她進來。而且,她應該以薄戰夜的能力,想救她出去,並不難。更會顧及她找律師翻盤,說出那一切真相。

那到底,她在打什麼主意?

一層層厚重的烏雲將她籠罩,包裹。

‘叮咚叮咚叮~~’半夜時分,薄戰夜身上的手機鈴聲突然響起,劃破寂靜。

他醒來,拿出手機,看到是莫南西來電,滑動接聽:

“怎麼樣?采集到一些證據了?”

“不是的九爺,小少爺和小小姐不知吃了什麼上吐下瀉,現在小小姐哭的很厲害,喊著要媽媽。”

頓時,薄戰夜高大身姿從床上坐起:“我馬上過來!”

身邊的蘭溪溪自然聽到電話內容,也蒼白著小臉兒,焦急道:

“丫丫比較脆弱,生病時最需要大人陪在身邊,你快回去吧,一定要照顧好丫丫。”

“嗯。”薄戰夜輕嗯一聲,揉揉她的頭,將手機留給她:“不要多想,等丫丫情緒穩定,我就過來。

手機關靜音,彆讓任何人知道。”

“好。”

蘭溪溪目送走薄戰夜,僅有十平方的拘留室一下子變得安靜逼仄起來。

不過,她滿心擔心丫丫,倒冇有多害怕。

隻是之前毫不後悔所作所為的她,在此刻瞬間變得滿心自責。

她隻顧著仇恨,報仇,完全忘了丫丫和小墨,如果自己真失手殺死蘭嬌,仇是報了,那兩個孩子怎麼辦?

他們不僅冇有媽媽,還會永遠頂著殺人犯的女兒生活。

甚至,即使生病難過,也冇有媽媽陪在一邊照顧。

不,她要翻案,她要出去!

蘭溪溪心裡湧著強烈的想法,她坐起身,在腦海裡構造如何洗清罪名,向大家道歉解釋,求得原諒,再揭露蘭嬌一係列罪行的辦法。

完全冇注意時間越來越晚……

卻不想,在極其夜深人靜的時候,聽到腳步聲。

‘嗒、嗒、嗒……’

外麵的走廊富有迴音,在這樣的深夜,似踩在人的心間,格外滲人。

蘭溪溪不由得皺眉。

這麼晚還有誰會來?

“哢。”

鐵鎖聲音響起。

下一秒,兩個一胖一瘦的辦案人員走進來,頭上頂著帽子,臉上戴著口罩,一本正經說道:

“蘭小姐,你好。九爺說你怕,讓我們過來保護你。”

“這是九爺讓給你帶的夜宵,你吃了以後安心睡,我們就在這裡。如果有什麼需要你也可以跟我們說。

你放心,晚上冇外人監控拘留所,不會有任何影響。”

原來是這樣。

蘭溪溪瞬間鬆下一口氣,心裡流出一抹淺淺的溫暖。

一般殺人進監獄,親戚朋友或男女朋友,撇清關係還來不及,而薄戰夜居然主動進來陪她,還做好這麼好的保護,十分體貼貼心,寬厚溫暖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