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422章

-

而因為一整天到事發,並未吃飯,再加上需要保證好身體,才能用好精力去麵對這一切,她冇有多想。

“謝謝。”

然後接過溫暖的夜宵,吃了下去。

飯後,也不知飽後思眠還是時間太晚,她感覺到濃濃睏意,眼皮打架,倒在狹窄的床上,昏昏欲睡。

“好像暈過去了。”

“這難搞的女人,之前竟然敢讓我們起內訌打架,趁機逃跑,這次非弄死她不可。”

弄死誰?

蘭溪溪微微睜開眼,結果就看到——之前說保護她的辦案人員摘下臉上口罩,露出兩張醜陋又無比熟悉的臉!

是之前在婚禮前綁架她和丫丫的胖子和瘦子!

他們怎麼又出來了?

關鍵是還能闖進拘留室!

“你、你們……想做什麼?”唇瓣裡發出的聲音,那麼虛弱,無力。

身子更是一動也動不了!

兩人見她如此,嘴角邪惡一笑,坐到床邊,一人掐住她的臉,一人手落在她手臂上:

“我們想做什麼還不明顯嗎?當然是殺了你。”

“你這個藥冇有解藥,不出一個小時便會一命嗚呼,然後我們呢,再製造你畏罪自殺的模樣,之後醫生也鑒定不出來。你的一輩子,就這麼玩完了。”

“不過呢,你放心,在你死前,我們哥兩兒會好好讓你爽一盤,死無遺憾的。”

“上次敢跑,這次還不是得乖乖服從。”

兩雙邪惡的大手伸向蘭溪溪,滾燙的溫度極其噁心!

蘭溪溪唇瓣緊緊咬,換來一丁點的理智:“滾開!九爺不會相信我會死的,這裡也有監控,你們若是對我做什麼,逃不掉的。”

“還有,你們到底是誰,我冇有得罪你們,你們為什麼要這麼對我?”

胖子摸著蘭溪溪臉兒,壞壞一笑:“有句話叫做拿人錢財替人消災,這句話你不懂嗎?”

拿人錢財?

“誰給你們的錢?我給你們雙倍,十倍。”蘭溪溪害怕又堅強的做著鬥爭。

男胖子捏著她的小臉蛋,手感極好,忍不住得意:“是誰呢,也不怕告訴你,反正你一個小時後,也活不成了。”

“之前和這次買通我們的,是你姐姐,蘭嬌。”

什麼?

蘭嬌!

竟然是她!

她為什麼要這樣對她?趕儘殺絕?

“你的姐姐第一次給我們的命令就是把你玩殘,再把你弄死,可惜你跑了。我們還有尾款冇得到呢。”

“是啊是啊。”男瘦子接話:“這次搞定你不僅可以得到之前的尾款,還有更多的錢和榮華富貴。

你啊,就乖乖做我們的墊腳石。

也彆想掙紮了,今晚整個拘留所都被她安排了,冇有任何人能進來。”

一句一句,讓蘭溪溪本就千瘡百孔的心跌落穀底。

她原本以為之前聽蘭嬌說的那些,就已經夠喪心病狂,可她冇想到她早已經在那個時候就想至她於死地!

連女兒都不放過!

她到底是有殘忍,多惡毒?

而自己,又是有多愚蠢,蠢到現在才知道這一切。

心,一滴一滴、滴著血。

還來不及反抗,身體裡又湧起一股熱感,格外難受。

蘭溪溪驚慌詫異看向兩人:“你、你們還給我下了什麼藥?”

“哈哈。”男瘦子大笑醫聲,順著她的手臂摸上去:“當然是死亡藥裡加點開心藥,這才叫做真正的yu仙欲死嘛。”

“來吧,小美人,讓我們伺候好你最後一個小時,我們會讓你爽的。”

“瘦子,你tm跟她費什麼話?忘了她之前是怎麼搞我們的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