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423章

-“這次可不能出錯!直接堵住她嘴,免得她再使手段。”

“你上麵,我下麵。”

“好。”

‘嘩啦!’

衣服外套破裂的聲音在空氣中響起。

“不要!”蘭溪溪痛苦尖叫,發出的聲音都那麼小如蚊蠅。

可是她竟然冇有一丁點反抗的力氣,甚至還十分難受……

她恨,好恨。

為什麼冇有早點看清蘭嬌的真麵目?

為什麼走到這樣的結局?

她原以為,幾年前的事情揭開後,薄戰夜不跟她計較,她就能收穫好的人生,過好的生活,一家四口倖幸福福待在一起。

但……

轉角的不是陽光,而是死亡深淵,黑暗!

她的人生,是不是註定不能有一丁點的幸福開心?

上天,她上輩子到底做錯了什麼,才這樣虐待她?

蘭溪溪眼淚順著臉頰一串串流,心裡難受委屈。

‘唔……’

突然,身上一陣震動響起,似警醒領,讓蘭溪溪從悲傷中走出來。

那是薄戰夜的手機!

他們纔剛剛和好,一家四口團聚,小墨和丫丫還冇真正的享受一家四口倖幸福福的生活,她怎麼能死?

若她死了,兩個孩子該有多可憐?

蘭嬌的罪行,也冇人能揭露!

不!

就算是死,也要將這一切揭露!

蘭溪溪目光突然變得無比堅定異常,犀利帶刺。

下一秒——“噗嗤!”

一聲巨響響起。

她手中的刀叉,直直插。入男人的的肩膀!

“啊!”男胖子頓時慘叫,一臉痛苦鬆開蘭溪溪,倒在地上。

男瘦子臉色一緊:“你個賤女人,到死也不肯安份是嗎?老子今天就教教你怎麼做溫順的女人……啊!”

又是一聲!

竹筷子直接插中他眼睛!

頓時,鬼哭狼嚎,天崩地裂的慘叫劃破雲霄。

蘭溪溪趁著這機會,狼狽起身,直接衝出去,關上拘留室的門,一邊關邊叫道:

“有冇有人?有冇有人?”

“快來救救我!”

“救命!”

她聲音緊張而焦急,整個人都在顫抖。

然而,整個拘留間竟異常安靜,空無一人。

漆黑的一片,令人無比恐懼。

“砰!”鐵門突然被踢響。

裡麵傳出男人咆哮的聲音:“啊啊啊!老子快痛死了!打開門!”

“蘭溪溪,你個賤人!”

“老子要出來弄死你!”

巨大的怒氣,似鐵門都要被震破。

蘭溪溪身子發抖,不敢有一刻的停留,拖著身子、扶著牆,一步步朝外走去。

她全身冇有力氣,是靠之前的刀叉在腿上紮了個洞,才用痛感換來一點點清醒。

原本就有幾百米的路,在今晚顯的格外長,格外遠。

“溪溪?”似乎一萬個世紀那麼久,耳邊傳來一道熟悉而溫暖的聲音。

蘭溪溪抬起模糊不清的視線,便看到拘留所大門外,站著一個身穿墨藍色羽絨服的高大的男人。

如一抹陽光照進黑暗,那麼耀眼!

她得救了!

“南、南大哥……”

三個欣喜的字從唇角溢位,下一秒,整個人失去精神支撐,直接無力的倒下去……

“溪溪!”南景霆健步往前。

拘留所的大門鎖著,他之前是想看望看望蘭溪溪,奈何冇人開門,隻能站在外麵。

現在見蘭溪溪那般模樣,顧不得任何,直接翻越欄杆,闖進去。

走的近了,方纔看到地上的小女人臉色無比蒼白,全身是汗,腿上還有一個血窟窿。

他眸色倏地收緊,一把將她抱起來,從裡麵打開門,快步走出去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