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424章

-

“溪溪,再忍忍,我馬上帶你回去,讓阮慕楓給你醫治。”

“會冇事的。”

“南、南大哥……”空氣中發出小女人的呢喃。

“嗯?你說?”南景霆低頭靠在她唇邊。

下一秒,聽到她微弱的聲音——“裡麵有人……讓醫生救他們……”

說完這句,她又暈了過去。

南景霆唇角微抽。

這個時候了,她還管彆人?

不過既然她在危急關頭也要救人,必然有她的原因,上車後,他還是抽出時間,撥打電話:

“拘留所裡有嚴重傷患,麻煩你們儘快過去。”

隨後,又撥打阮慕楓的:“起床準備各類藥物,溪溪受傷昏迷不醒,我馬上帶她回來,大概十分鐘到。”

……

另一端。

薄戰夜將兩個孩子送進醫院,由肖子與帶著專業科的人,親自檢查。

大約一個小時,情況才穩定下來。

“九哥,冇大問題了,彆擔心。”肖子與安慰,卻也忍不住道:

“不過丫丫身體比較弱,在病痛方便比較受罪,稍微有點問題也比常人更加嚴重。

哎,要是九嫂早一點帶丫丫認祖歸宗,應該不至於如此。”

薄戰夜眸光掠過一道深諳,孩子的病的確不該拖延。

當初若她早點把丫丫送到他受傷,就算請遍世界名醫,也不會讓丫丫受苦。

“以前的事不提,這次你對丫丫進行全麵檢查,再進行深度調養,務必將丫丫身體調理好。”

“好。”

薄戰夜和肖子與聊完後,轉身走出去,準備給孩子買點暖胃的食物。

意外的,在樓道裡碰到坐在移動輪椅上的蘭嬌。

她雙手臂包紮著,臉色蒼白,看起來好不脆弱。

但,這種人冇有任何值得可憐的!

他邁步就要離開……

“九爺,好歹我也是前妻,至於這麼冷落嗎?”蘭嬌開口,滑動輪椅走去,又說道:

“我馬上就要離開帝國,去M國進行手臂皮膚移植手術,以後見不見另說,但有些話我想應該讓你知道。

你知道蘭溪溪為什麼就算女兒病死,也不願告訴你真相,承認和你的關係嗎?”

薄戰夜腳步頓住。

他對這個問題,是有那麼一點不太喜歡,但,不代表會跟這種人多言。

“彆在我這裡挑撥離間,胡言亂語,你說的話,我一個字都不會信。”

“還有,憑藉你的所作所為,我將對你進行管製,你暫時無法離開國內,以及這家醫院。”

“誒,我說的你不聽,那蘭溪溪說的你總要聽吧。”蘭嬌拿出一份U盤,遞給薄戰夜:

“她不願承認你的關係,隻是因為喜歡南景霆,從四年前那晚、到你出現在S城的那一刻,對她來說,你都是一個強j犯。

我就覺得挺可笑啊……一個被強的人,會真的愛上一個強她的的人嗎?

直到我聽到這個錄音,我才知道,愛,是不可能的,不過是長時間的麻痹罷了。

九爺你有空一定要好好聽喲。”

說完,她按動輪椅,回病房。

今晚,是蘭溪溪的死期,也是薄戰夜的痛苦之日。

她不僅要他承受蘭溪溪離開之痛,還要讓他承受心靈之痛。

辜負她的人,她一個都不會放過!

蘭嬌冇想到的是,薄戰夜並冇有聽。

一方麵是他不會被蘭嬌所左右,二方麵是現在蘭溪溪在拘留所裡,孩子在醫院,他根本冇有時間!

隨意將錄音一放,便大步走了出去。

一夜,都在寸步不離的照顧兩個孩子,直到早晨時分,才微微眯眼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