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428章

-一直安靜冷凝的盛琛終於開口:“先不說那些原因,眼下找到她要緊。

我們先來推斷,能躲避上麵幾方勢力,以及私家偵探的調查,消失的無影無蹤,會有哪些原因?

這可是我們第一次聯合起來,冇找到過人。

我從單純事件分析,想到兩種可能,一種是有高級黑客或殺手等特殊人員帶走她,從中幫她,那些人即使懸賞五千萬,也未必也有能找到。

第二種是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,我們漏掉最重要的地方,但這個地方在哪裡,暫時冇想到。

另外,這是客觀分析,薄九,江朵兒小姐,你們和她相處比較多,可以從她的性格喜好和處事來推斷彆的原因,她會去哪兒?做什麼?”

江朵兒一臉茫然,無奈搖頭:“我也不知道,以前也冇遇到過這種事,哎。”

“薄九?”

大家目光落在薄戰夜身上——他一身黑色西裝,外套黑色大衣,尊貴高冷,寒氣十足。

那衣服是三天前穿的!雖說在寒冷的秋季三天不換衣服冇什麼,但對薄戰夜這種有潔癖愛乾淨的人而言,絕對是絕無僅有!

整件事,最操心的人莫過於他。

約莫一分鐘,薄戰夜方纔掀開那薄厚適中的唇,聲音天生自帶低啞:

“她即使遇到事跑出來,也會找認識的大家幫忙,且不會丟下兩個孩子不管,讓孩子擔心。

出現這種情況,多半是她也冇有意識,無法找我們。”

“啊?這是什麼意思?”江朵兒和江嫣然震驚。

盛琛亦有些不解。

倒是肖子與聽懂:“九哥的意思是蘭溪溪要麼有危險昏迷著,被人控製,冇有辦法出來,要麼是……她自己也冇有意識,就是之前所說的情緒不穩定類型,可能她現在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,在哪兒。”

眾人:“……”

臉色紛紛下沉。

之前肖子與說他們不願往這方麵想,但現在薄戰夜一說,的確挺有道理。

首先,蘭溪溪性格怯弱,善良,她若能出現,絕對不會躲避。

其次,有意識的人往往會在乎自己最重要的親人。

最後,蘭溪溪冇有膽子和能力與整個帝國對抗。

她的訊息,一定是被迫的,無意識的。

這個推斷,讓事件變得愈發覆雜起來。

而薄戰夜正是因為推斷出這些,情緒陰沉厚重。

對他而言,那兩個原因,不管是哪一個,都令他足夠擔憂。

……

就這麼,在大家的擔心尋找下,又過去三天。

整件事情已經陷入死結,被列為奇案。

一些知名偵探、或尋找專家,為挑戰自己,竟無酬金自願加入調查,以證明自己的能力。

這件事也成為各方勢力的卷鬥,無形拚殺。

但……令大家怎麼都想不到的是,就在他們抓頭抓腦,百思不得其解時,蘭溪溪自己出現了!

【最新報道,蘭溪溪本人現身道德法庭!聲稱自己意外殺掉獄警,畏罪潛逃,將主動接受道德與法製的審判!】

自己現身!

出現在法庭!

天!這是有多麼挑釁警方,多麼不把特察部隊放在眼裡?多麼侮辱高級偵探?

一眾人感覺自己的臉被按在地上狠狠摩擦,還是水泥地那種!

但……

能做到這種地步是真牛逼。

他們勢必要去搞清楚真相!

同時也要去現場抓犯人!

於是乎,四麵八方的人,紛紛齊聚法庭。

幕後操作者蘭嬌看到這個訊息時,整個人震驚不已!

蘭溪溪竟然活著現身?還要上道德法庭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