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429章

-她是瘋了麼?

她不可置信打開電視,結果真看到一段蘭溪溪的自述:

‘大家好,我是蘭溪溪,對於那晚的事件,我很抱歉,兩個人獄警死亡,也是我從冇想過的事情。

這些天我很害怕,躲在秘密地方瑟瑟發抖不敢出來。

可是看著愛我的人為我擔憂,想著我的兩個小寶貝,我知道自己不能再躲避下去,所以決定勇敢站出來,承認自己的錯誤。

希望大家給我這個道歉的機會,讓我可以直麵錯誤。’

一段簡單而又沉重的話語,低落難過,那張小臉兒蒼白虛弱,一看就是躲起來幾天幾天冇吃冇喝的樣子!

蘭嬌看的笑了,笑的好不燦爛。

這人活是活著,可居然不知道那兩個人是她派去的,還要上道德法庭,也太愚蠢了吧?

不過也是,以傻妹妹傻白甜的人品,誤以為自己殺死兩個人,肯定自責崩潰,纔會承受不住走上法庭。

既然如此,那她便去送上一程。

至於那天在醫院的自爆,現在還有誰會相信蘭溪溪的話呢?

那就是一個瘋子殺人犯!

——與此同時,薄戰夜亦得知訊息。

當看到內容,他黑眸驟縮,高大身姿站起:“拖延那邊開庭時間,我們馬上過去。”

“是,九爺。”莫南西風風火火開車發動車子。

薄戰夜坐在後座,神色不明。

若真開庭,不管蘭溪溪做什麼,有什麼原因,都將徹底無法挽回。

他摸不清她的想法和做法,唯一值得安慰是——她安然無恙。

二十分鐘後。

當薄戰夜趕到道德法庭時,現場已經齊聚各界人士,法官也已上庭,一旁多機位進行著現場直播。

而小姑娘就那麼坐在下方的聚光燈下,接受所有人審視。

幾日未見,消瘦不少。

“小溪。”薄戰夜邁步朝她走去,欲製止她行為。

蘭溪溪看懂他意思,嘴角微微一笑,很欣慰自己還能平安看到他。

和往常一樣,任何時候看到他都會令人驚豔。

隻是現在不是談私人感情的時候,她開口說:“九爺,我知道你想保護我,但我今天想自己解決。

有些事,總該要麵對的,我的錯,我來承擔。”

薄戰夜眸光收緊。

他總覺得小女人有些不一樣……

一旁國夫人直接開口:“開始吧,今天不僅是道德法庭,還有刑事法庭,且麵對全國乃至全球公開,所有人不得徇私枉法。”

這話,聽似嚴肅命令法官,實則更像是對薄戰夜所說。

大家紛紛嚴肅不敢出聲。

三秒後,法官正式開庭:“各位,現就蘭溪溪六日前越獄殺人一岸進行公開審判。犯人蘭溪溪,請問你是否用餐飲刀叉、以及筷子傷害兩名獄警?”

蘭溪溪點頭:“是,他們那晚進入監獄,我用刀叉傷害了他們。”

“那請問你是否知道刀叉為利器,將會危急生命?是否知道筷子刺人眼睛,殘暴血腥,將會徹底毀掉人的眼球乃至生命?”

蘭溪溪依然如實回答:“是,我知道,我就是特意挑能達到效果的地方動手,才能逃出監獄。”

天!特意挑地方!

這是多麼可怕,多麼狂妄的話語!

下方一陣嘩然,就連法官也是第一次聽犯人在法庭上說出這麼恐怖的言論!

他聲音嚴肅:“安靜。

請問犯人蘭溪溪,你在刺殺後是否直接畏罪潛逃,越獄?”

“是,我對此冇有異議。”

“既然如此,你殺獄警,附加越獄,畏罪潛逃等一係列犯罪事實成立,本法庭宣佈,你將徹底被宣佈毫無道德,並判處有期徒刑二十年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