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430章

-二十年?

薄戰夜瞳孔皺緊。

在場的所有人卻很是不滿意:

“她那麼罪大惡極,就不能判處死刑嗎?”

“待在監獄都是浪費我們國家的糧食。”

“是啊,還專挑危險的地方傷害,她不死,何以平民憤?”

“那兩位英雄是白白犧牲的嗎?”

“死刑!死刑!死刑!”

“必須死刑!!!”

一聲聲抗議的聲音響破大廳,大部分人情緒激動。

甚至兩名‘獄警’的父母哭天喊地:“法官啊,這歹毒的毒婦,殺掉我們年紀輕輕的兒子,怎麼能才判二十年?”

“以命換命,就算她死也換不回我們兒子的命。”

“嗚嗚……我可憐的兒子,還冇結婚,還我兒子!必須死刑!”

蘭嬌看著這悲壯的場麵,還有大螢幕上全民謾罵,心裡抑製不住喜悅。

蘭溪溪啊蘭溪溪,你竟然落得這個地步,活該。

誰讓你跟我鬥?

不過,麵上她是一點也冇表現出來,而是吸了吸鼻子,站起身:

“法官大人,我有話說。”

她一起身,所有人被吸引過去,然後便看到她蒼白的臉色,和雙手臂上包紮的繃帶,那上麵甚至泛著些許血跡。

大家恍然想起令一件事——

“法官大人,蘭溪溪在之前還砍殺自己的親姐姐!”

“對,她罪大惡極!喪心病狂!不能放過!”

“你們不要這麼說我妹妹。”蘭溪溪聲音微大開口,一字一句真情真意道:“妹妹她之前不是砍殺我,隻是情緒不穩定,冇有你們說的那麼嚴重。

嘶……好疼^”

表麵為蘭溪溪那麼說著,嘴上卻發出一聲痛聲,顯示她手臂疼。

下一秒,卻又快速解釋:“我不是手臂疼,是牙齒疼,真的不關妹妹的事。

同時我想說,妹妹之所以對兩位英雄做出那種事,一定是迫切想要離開監獄,纔會意外導致那樣的後果。

她出逃的六天,心裡也受到很大的自責,纔會站上道德法庭接受審判,至少她勇敢承認錯誤態度是好的。

我希望大家不要殘忍對她,就按照法官的意願判二十年吧。

國夫人,求你開口吧,我就這麼一個妹妹,不想她死。

我跪下來求你了。”

說著,她真的跪了下去。

滿庭再一次嘩然!

蘭溪溪都把對她砍殺了,她居然還跪下來幫忙求情!

這怕是世界上最好的姐姐。

但,隻有蘭溪溪知道蘭嬌的真實目的,那就是——

迫不及待坐實她罪名,再給她安上情緒不穩,精神病的標簽,之後再讓監獄裡的人折磨她,把她弄死!

看啊,這就是頂級白蓮花。

演技高,臉皮厚,心腸狠,血肉冷!

“肅靜!”法官一錘警示眾人,然後看向道:“國夫人,根據正常道德法律,二十年是正常徒刑,但情況嚴重者,的確可以判處死刑,請問您如何看待?”

“我不同意!”不待國夫人開口,一道冷凝異常的聲音劃破空氣。

薄戰夜高大身姿站起,將近一米九身高,自帶著與生俱來的強盛氣場。

他的存在,令這神聖法庭都黯然失色,好似他纔是那個淩駕於法律與地位之上的人。

眾人紛紛忍不住竊竊私語:“九爺不會被愛情模糊了眼睛吧?”

“蘭溪溪都做到那個地步,還幫她說話。”

“他這次若救蘭溪溪,怕是也會遭到所有人唾棄。”

“不管他怎樣,蘭溪溪逃不掉的。”

在一切繁雜聲音中,薄戰夜雙手撐在身前桌上,目光直直凝視下方的蘭溪溪,提出問題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