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431章

-“拘留所裡怎會有刀叉?

那晚發生了什麼事情,你應該如實說清楚,不要拿自己的命當兒戲!”

冷沉,嚴肅。

他情緒已經超越以往任何時候。

聽到這話,大家是有些懷疑。

蘭嬌見此,心裡驟然一緊,快速說道:“九爺,那晚對妹妹而言肯定是痛苦回憶。

我們外人單單響起筷子刺進眼睛,刀叉插/進脖子,都覺血腥恐怖,更彆說妹妹是當事人,你不要逼她去想起。”

國夫人亦不想薄戰夜破壞法庭。

畢竟他的形象,不單單是企業家,還是青年有成的帝國人才,光輝形象,他若做出那些事,民眾和外國會怎麼看待?

換句話說,讓如此優秀的人才糊塗到這個地步,簡直是禍害!

或許隻有她死了,薄戰夜纔會清醒。

蘭夫人想著,直接站起身:“不要在法庭上聊感情所判斷出的私事,法官,直接宣佈吧,死刑。”

轟!

兩個字落出,如重磅炸彈炸開。

薄戰夜以及江朵兒江嫣然等人,麵色明顯一白。

除卻他們,其他人則是滿堂喝彩!

“國夫人威武!”

“死刑!死刑!”

“活該的!”

“最好明天就執行!”

“愛國夫人!”

然……

就在大家這麼高興的時候,沉默許久的犯人蘭溪溪突然開口:

“我有異議!且,我的話還冇說完!

今天我之所以站在這裡,是有彆的目的!”

“你有什麼目的?”

“閉嘴!”

“我們不要聽!”

“妹妹,你先不要說話,回監獄吧,我一會兒再幫你求情,一定不會讓你死的。”

“嗬。”蘭溪溪一聲冷笑,目光冷冷望向蘭嬌:“我什麼事都冇做,不會死。”

“法官大人,第一,我雖然承認傷害獄警,專挑危險的地方,但,那是因為他們對我下藥,企圖對我強殲!

第二,我雖然承認越獄,但,我隻不過是想逃出去請求救命。

第三,那兩名獄警根本不是因為我的刺傷而死!而是死在彆人手中。

第四:那兩名獄警也不是真的獄警,而是強殲犯冒充,擅闖拘留所。”

鏗鏘有力的話音剛落,群眾位上站起四位高大的男人。

第一位,南景霆,他嚴肅認真道:“我可以作證,當天晚上我去拘留所看望溪溪,結果拘留所一片漆黑,大門鎖著,空無一人,我在外猶豫要不要再等等之時,溪溪突然身體異常跑出來,腿上還留著鮮血,暈倒在地。”

第二位,阮慕楓,他遞出幾張照片:“這是當晚為蘭溪溪小姐醫治傷口,以及解她身上之毒的證據,手機自帶拍攝時間,不會作假。

且,這是當晚在蘭溪溪小姐身體裡檢測出的迷幻藥已經敵兒亡死亡之藥。”

第三位,是負責拘留事務的老大,他拿出幾張罪犯照以及死亡獄警照:

“這兩人的確不是我們拘留所人員,從未入檔。

並且,他們之前因多次搶錢、偷盜進入過拘留所七次,是慣犯。”

第四位,是醫院一名法醫,他拿出幾張屍體照片:

“大家可以看到,死者脖子上的刀叉傷口僅一厘米,未傷到大動脈,不可能死於失血過多。

而另一名,竹筷入眼,也未傷及眼瞳,傷口僅0.3,竹筷遍斷掉,不可能失血過多,也不會活活痛死。

因為蘭溪溪小姐在出拘留所時,有讓南景霆先生撥打醫療電話救治他們,我們查到的救治時間也很及時,不到十分鐘救護車便拉走兩人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