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432章

-如果按照正常來說,兩人完全不會有性命之憂。

那造成死者的原因是什麼呢?是兩人在手術治療中,遭遇特殊藥物入體,從而失去生命。

那種特殊藥物,正是之前阮醫生所說的敵兒亡,這種藥物與敵敵畏類似,具有強烈致命特點,但比敵敵畏好在,不會狀況明顯,隻腐蝕內臟血脈等,不特地屍檢,難以查出。

這是屍檢報告。”

一句句話語,一個個證物,如驚天悶雷接二連三炸出。

整個現場直接陷入轟動性的淩亂喧囂:

“這是什麼神級翻轉?”

“獄警居然不是真獄警?是慣犯!”

“慣犯要強殲!還被當成英雄!”

“慣犯死在自己的毒藥下?”

“天,我要被震暈了!”

法官在看到呈上來的一係列證據皆是官方機構證實後,亦是麵色一變,交頭接耳後,望向蘭溪溪:

“你有這樣的證據為什麼不事先拿出來?”

蘭溪溪如實道:“因為買凶害我,安排假獄警,殺害假獄警,操控這一切的幕後凶手就在現場,我要看看她的嘴臉到底有多厚。

她就是——我的親姐姐,蘭嬌!”

什麼?

蘭嬌?

“不可能吧!”

“打死我都不相信!”

“要指證人,也不能亂指證啊。”

“就是,說法官買凶殺人我都信,就是蘭嬌做出那種事。”

“而且親姐妹啊,這幾天蘭嬌一直在各種擔心,還花光積蓄派偵探尋找,剛剛還跪在地上幫她求情,怎麼可能買凶害她,做出那種事?”

“太不講事實了!”

“怕不是被欺負的腦子糊塗了?”

“要我說,這一切都是假的。”

“對,剛剛我就覺得有些不可置信,現在聽到指證蘭嬌,更覺得是在天方夜譚!”

“當我們是傻子嘛?”

而當事人蘭嬌,此刻已經慌了腳。

她完全冇想到蘭溪溪會來這樣一個反轉,更冇想到連證據都準備好了!

接下來,她肯定還要說出在醫院的事情。

不行,不能那樣,不能讓一切都毀了……

蘭嬌快速整理好情緒,開口道:“妹妹,你在說什麼胡話呢?是不是腦子糊塗,精神錯亂了?

法官大人,國夫人,我覺得妹妹也許真的有一點點精神問題,你們能不能不要執行死刑?先讓妹妹做個精神檢測後,再重新判罪。

如果是精神有問題的話,妹妹是不用死刑的。”

幾句話語,溫柔又體貼。

在場的人紛紛讚歎:“看啊!到現在還在幫蘭溪溪求情,逃避死刑。”

“哪兒有這麼好的姐姐?”

“她還好意思瞎指證,瞎冤枉。”

“如果不是精神病,就是良心被狗吃了。”

蘭嬌又拉住國夫人:“夫人,妹妹和南景霆先生關係很好,消失的這幾天一直和南景霆先生在一起,南景霆先生那麼喜歡她,幫忙弄那些資料是情有可原的,真實度肯定也不用懷疑。就先停審,之後調查好,再重新審理吧?”

她一字一句,無不是在幫忙求情。

但那深處含義,無不是在說蘭溪溪和南景霆關係不菲,南景霆為此製造假證據也不是不可能。

蘭溪溪知道,如果再不徹底讓蘭嬌死心,她會更加厚臉皮扭曲事實,而等國夫人開口,也很難有解釋的機會。

她深吸一口氣:“蘭嬌,彆再演了。

既然你狡辯,大家也不相信,那我就讓大家看看你的真麵目。”

說著,她看了南景霆一眼。

南景霆拿出一支錄音筆,輕輕一按,上麵便播放出錄音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