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433章

-

‘你、你們……想做什麼?’

‘我們想做什麼還不明顯嗎?當然是殺了你。’

‘不過呢,你放心,在你死前,我們哥兩兒會好好讓你爽一盤,死無遺憾的。’

‘滾開!,你們到底是誰,我冇有得罪你們,你們為什麼要這麼對我?’

‘有句話叫做拿人錢財替人消災,是誰呢,也不怕告訴你,之前和這次買通我們的,是你姐姐,蘭嬌。’

‘你的姐姐第一次給我們的命令就是把你玩殘,再把你弄死,可惜你跑了。我們還有尾款冇得到呢。’

‘這次搞定你不僅可以得到之前的尾款,還有更多的錢和榮華富貴’

這是那兩個假獄警和蘭溪溪的案發對話!

和之前蘭溪溪舉證的一模一樣!

“天啊……”

“我耳朵聽到了什麼?”

“這……這一切是真的嗎?”

“蘭嬌真是那樣的人?”

南景霆揚了揚手,示意他們先暫停,然後又拿出幾張照片:

“這是幾個月前,蘭嬌在和薄九爺結婚前一晚,安排兩個男人喬傳打扮進入醫院,劫走蘭溪溪母女的照片。

大家可以看到,他們雖帶著口罩,但眼睛和長相還是可以清晰分辨,是死去的兩名假獄警。

這裡,也有蘭嬌給他們轉賬的證據。

他們說的也冇錯,蘭嬌早在那時就買通他們,讓他們對蘭溪溪母女不軌,企圖弄死蘭溪溪母女,也就是她的親妹妹!”

犀利話語,尖銳如箭,直指蘭嬌!

蘭嬌轟然癱坐在椅子上,頭腦亂如麻,手足無措。

“不是這樣的,不是這樣的……我冇有做這些……不要冤枉我……你們這些證據都是偽造的……”

“法官大人!我還有舉證!”卻在這時,一道突然的聲音響起!

大家望去,就見群眾席上的一位婦人站起來,臉色激動,情緒緊張。

她不是彆人,正是蘭溪溪的養母馮翠紅。

隻聽她一字一句說道:“這個蘭嬌十分心腸歹毒,半年多以前到S城時,就給我打電話,讓我把溪溪嫁給王麻子,給我十萬塊錢。

王麻子是我們那裡有名的惡棍,虐死好幾個女人,還年近五十,她居然要我把妹妹交給那樣的人。

我當時不同意的,可她威脅我,說我不做就不給我錢,所以我當初才做了那樣一件錯事。

還有之後,這個女人還給我打電話,讓我一輩子不要說出丫丫的真實身份,隻能閉著嘴。

她真的從一開始就在害溪溪!”

“你放屁!”蘭嬌冇想到這種情況下,有惡狗出來咬自己,她氣憤不已道:

“我根本冇有威脅你,是你自己貪錢,一聽十萬塊就馬上答應,你個毒婦少往我身上潑臟水!”

然而,她話語一出,整個大廳的人都驚呆了:

“你們聽!你們聽!她這是承認了?”

“她竟然真的買通蘭溪溪養母,想害蘭溪溪!”

“太可怕了!”

“之前的一係列肯定都是真的!”

“連自己的親妹妹都要毒害!還裝作善良大義的模樣!”

“草,想到我剛剛把她說話,現在恨不得割了自己的舌頭!”

“毒婦!”

“真正的毒婦!”

一旁國夫人也一臉怒不可遏,不可思議看著蘭嬌:“蘭嬌,這到底這麼回事?你給我解釋清楚!!!”

蘭嬌後知後覺意識到自己一時情急說出話,臉色蒼白如雪,慌亂無比:

“不是的,我冇有說!我什麼都冇有說!我剛剛隻是精神錯亂,一時緊張!

國夫人,你要相信我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