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434章

-“嗬,精神錯亂?之前不是想把這個罪名安放到我身上嗎?”蘭溪溪冷笑插話:

“你恨不得我死,死了還要給我安插上精神疾病,瘋子這類的詞語。

今天,我就要大家看看,你到底是怎樣的瘋子。”

說著,她毫不猶豫拿出另一份錄音。

那是當天在醫院劃上蘭嬌時發生的——

‘其實我很早就下手了呢,在小墨一個月的時候,我就天天掐他,打他,拿針紮他。’

‘你奶奶的死,也的確是我做的呢,我把她變成啞巴植物人,那場車禍也是我安排的。’

‘你!’

‘妹妹,不急~,還有你最敬愛的燕夫人,你知道當晚的事情嗎?

她也不是死在假山下,是我被活活捂死的!

我就那麼捂著她嘴巴,看著她不能反抗的樣子,眼睛漸漸翻白,最後一命嗚呼死過去’

‘蘭嬌,你不是人!你就是畜生!惡魔!你還我奶奶,還我燕阿姨!我要殺了你!’

‘殺我?妹妹你那麼善良,動的了手嗎?’

‘米樂宜可是跟你一樣善良呢,但她實在知道我太多秘密了,早晚都得死,死在這個節骨眼更好。’

‘來啊,你這個low逼,不給你親人報仇,就看著我逍遙法外吧!我之後還要害死你兒子,你女兒、反正你這種low逼,什麼都做不了!’

‘……’

一字一句,那麼恐怖!那麼血腥!那麼罪大惡極!

不僅殺了人,還極其猖狂,無法無天。

聽到最後,現場的每一個人都抓緊了手心,牙齒咯咯作響:

“蘭嬌這個瘋子!”

“殺人狂魔!簡直讓人毛骨悚然!”

“世界上怎麼會有這樣的人?”

“太可惡了!”

“關鍵是做那麼多壞事,還逍遙法外,太無法無天!”

“燕黛婉死的好可憐。”

“那七十歲的老人也好可憐。”

“最可憐的莫過於蘭溪溪了,被親姐姐害到這個地步,還要承受一切的咒罵,栽贓,好幾次差點死掉。”

“如果不是她機靈,弄傷那兩個歹徒的眼睛和脖子,估計這會兒已經死了。”

“我現在覺得在蘭嬌手臂上化幾道口子簡直是輕!”

“要換做我,就算是死,也要一刀捅進她肚子!”

“判死刑!”

“蘭嬌才應該判死刑!”

“死刑!死刑!死刑!!!”

“罪惡滔天的毒婦!爛垃圾!!!表子!變!態!快去死!!”

一句句謾罵的話語,如勢不可擋的千軍萬馬,將蘭嬌淹冇。

她花容變得猙獰,整個人都在抑製不住地顫抖:

“不……不可能……怎麼會……

那天我在的醫院病房,我檢查過所有地方,根本不可能有錄音……怎麼會有錄音?”

蘭溪溪冷冷望著她,如實一五一十說道:

“其實你當天誘惑我過去,我就知道有不對勁,而我一開始就懷疑米樂宜是你殺的,過去的目的也是詢問你,想看你會不會露出馬腳,因此準備了小型錄音筆。

哪兒想到我真的被你氣糊塗了,在你身上化上幾刀,之後你刻意把新聞炒作的沸沸揚揚,讓我成為一個瘋子。

當時我本來可以拿出錄音證明清白的,但我想不明白,你千方百計讓我對你動手,把我弄進監獄,還告訴我你所做的一切罪行,是為了什麼?

難道僅僅是把我關起來?僅僅是讓我被大家罵?

不,以你的手段自然不會那麼蠢讓我知道真相,抓住把柄。

那唯一能解釋的是什麼?就是——死人纔不會說話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