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435章

-在外麵你殺不了我,隻有在監獄,纔可以不聲不響弄死我,再給我安上畏罪自殺的罪名。

所以,你在我進入拘留所後,一直在想方設法殺我,即使九爺陪在我身邊,也把九爺支開!

而為了支開九爺,你居然對兩個不到四歲的孩子下毒!讓他們上吐下瀉!

你知道嗎?你動我,我或許可以忍,但是,當我知道你對我的親人、我敬重的燕阿姨、還有我最深愛的兩個寶貝下手時,我忍不下去。

到底要喪心病狂到什麼地步?才能做到如此可怕的地步?

隻有揭穿你的所有罪行,才能讓這一切結束,才能讓我的親人、朋友,不受到傷害!

因此我被阮醫生搶救過來後,冇有第一時間站出來,而是秘密收集你的犯罪證據,直到今天完全掌握,才站出來揭穿。

你今天過來,無非是想坐實我的罪名,讓我認罪,然後看著我被判刑。。

還有你不惜積蓄買通偵探調查我,也根本不是想找我,而是害怕我說出這一切,必須趕在任何人之前找到我,殺掉我!

你的所作所為,我完全心知肚明。

可笑的是,過去的二十年我竟然看不穿,那麼傻。

如果我早一點看透你的人品,或許奶奶、燕阿姨,米樂宜,就不會遭受你的毒手?

所以,我是該接受道德批評的,批評我的無知!批評我的愚蠢!

蘭嬌,今天我將以故意殺人罪、傷害罪、誣陷罪……等一係列證據起訴你!

你,永遠也彆想再逍遙法外!”

鏗鏘有力!

擲地有聲!

蘭嬌看整個世界陷入一片淩亂,轟塌。

她來的確是看好戲的,哪兒想到小醜竟然是自己!

而麵對蘭溪溪這麼多證據的指責,她根本找不到任何話語反抗,反駁。

怎麼會這樣?

事情為什麼會變成這樣?

誰來救救她?

“法官大人,各位,我有話說。”這時,一個高大英俊的男人站起。

是蘭嬌的老公——薄西朗。

他居然站出來了!

在這個時候要為蘭嬌這個毒婦說話嗎!

蘭嬌也是這麼認為的。

畢竟他們認識那麼久,又是名正言順的夫妻,名義綁在一起,看到薄西朗英俊的身姿,她激動顫抖道:

“西朗……你會幫我的,會幫我解釋的,對不對?”

然……

“彆叫的那麼親切,我覺得噁心。”薄西朗冷冷掀唇,高傲的冇有看她一眼,隨後很無情的揭開真相:

“我與蘭嬌,並不是當時公佈時那麼浪漫,隻是為和平解除九叔與蘭嬌的那份婚姻,以及不影響薄氏,奶奶身體,才尋找的藉口。

當年,我和蘭嬌早已發生關係,揹著九叔苟且。

那段時期裡,我想著九叔冷落對待的女人,若我搶到手,再加以利用,九叔該會有多挫敗?

可是,我從利用到動心,喜歡,是動了真心,好幾次跟蘭嬌提出過解除混勻,讓她與我在一起。

但,她眼裡永遠都隻有九叔,從未真正把我放在眼裡,叫我過去,也隻是解決身體需求。

不開心、或開心時,也會拉著我一起慶祝,完全是身體之歡,一時之樂。

之前爆料出的蘭嬌與我亂來,那個視頻的確是我們!

我原以為事情曝光,我們可以一起承擔,但冇想到她為了不影響自己名義,竟然威脅蘭溪溪站出來承認,才導致我和蘭溪溪才被迫名義交往。

對蘭嬌而言,我隻不過是她養的一條魚,隻能被她控製在她想控製的魚缸裡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