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437章

-諾大的法庭,再次變得沸騰,議論紛紛:

“做得對,就該這樣做。”

“蘭嬌一瞬間從高高在上的公主、蘭嬌千金,薄氏總裁太太,變為罪犯,乞丐,孤苦無依。”

“那是她活該的!她這樣的人,就該受到道德與法製的製裁!”

“法官!要不要判案?”

“再也不想看到這個歹毒到連自己親妹妹都要殺害的爛毒婦了!”

“浪費空氣!”

法官敲了敲錘子:“肅靜。”

“犯人蘭嬌之事牽扯重大,各類證據需要提交司法部門覈實,現將蘭嬌轉入帝城監獄,改日再判!

蘭溪溪,本庭宣佈事出有因,無任何道德犯罪與刑法犯罪,無罪釋放。”

“耶!太好了!!!”

“恭喜恭喜!”

“不過蘭嬌的為什麼要改天啊?”

“之前蘭溪溪的就當堂宣佈呢?”

“眼睛瞎了?心長歪的??”

“嗐,之前蘭溪溪的牽扯到打傷獄警,畏罪潛逃,是眾目睽睽的事實,蘭嬌這個太大,要審理也是正常的。”

“總會判大刑的,大家彆擔心。”

在場的人議論紛紛,心有不平。

蘭溪溪卻在聽到她無罪釋放的那一秒,整個人如釋重負。

天知道這是一場多麼硬的戰鬥,天知道這些天她是怎麼熬過來的。

一旦失手,她將麵對所有人的唾罵,回到那個冰冷的拘留室,再也無法見到小墨和丫丫。

好在,她勝利了!

勝利了!

“南大哥,我們勝利了!我無罪了!謝謝你!真的謝謝你這麼多天的幫忙!”蘭溪溪無比激動,眼淚直流。

那是高興的眼淚。

如獲新生的眼淚。

南景霆欣慰一笑,從身上拿出紙巾替她擦淚:“傻丫頭,贏了還哭。”

“我高興嘛!”蘭溪溪擦擦眼淚。

看著蘭嬌被人帶下去,心裡冇有絲毫同情與不忍。

壞事做儘,這是蘭嬌應有的懲罰。

而且如果不是馮翠紅站出來說,她到現在也不知道那件事是蘭嬌指使,當時還傻傻的同情蘭嬌,替她隱瞞被王磊欺辱的事實。

現在想,真的愚不可及。

以後……再也不會那麼蠢,也冇有以後了。

奶奶,燕阿姨,我終於為你們報仇了!

人群中,最高位置上的薄戰夜,看著蘭溪溪與南景霆站在一起的身姿,眸光掠過一道無比暗沉的深邃,然後,轉身離開。

“九爺?這是要回去了嗎?”

“嗯,你留下來看她有什麼需要,提供幫助……”說到一半,他突然轉口:

“不用,她哪裡需要我的幫助。”

“啊?”莫南西看著薄戰夜決然冷凝的身姿離開,陷入濃濃的迷糊不解。

奇怪,今天不是該高興的日子嗎?為什麼九爺那麼生氣?

害,大人物的心思真的摸不透猜不著。

可關鍵是……車開走了,他怎麼回去啊!

為什麼每次受傷的都是他!

當庭審徹底結束,蘭溪溪躲開所有記者跑出法庭時,發現並冇看到薄戰夜的身影。

她忍不住詫異:“好像剛剛都在,怎麼一下就不在了?”

“冇事,我送你回去。”南景霆拿出車鑰匙。

蘭溪溪搖頭拒絕:“南大哥,你這些天都在幫我收集資料,覺也冇睡好,還是快回去休息吧。”

“幫人幫到底,送佛送到西,還跟我客氣?”南景霆不由她拒絕,打開車門,照顧她上車。

蘭溪溪無奈:“好吧,那等我忙完之後,請你和阮醫生吃飯!”

“行。”南景霆知道不答應,她是不會開心的,乾脆利落答應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