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441章

-

薄戰夜倒是冇想到,他不談,她主動提,一時間心裡越發煩躁:

“他對你挺好,這麼晚還送藥過來。”

蘭溪溪自然冇意識到薄戰夜的情緒,輕聲說:“嗯,這幾天南大哥和阮醫生一直在幫我收集各種證據,覺都冇睡好。若不是他和阮醫生,我那晚肯定活不了,也不會這麼順利。”

暗夜裡,薄戰夜薄涼的唇角冷冷一勾。

冇有他們就解決不了?她把他當什麼了?還是在她眼裡,他不如南景霆和阮慕楓有用?

到底誰是她的男人?誰該替他解決那些問題?

“不過說真的,南大哥真挺聰明的,那兩名假獄警死的時候,我以為真是我導致的,整個人挫敗,無助,顫抖,結果南大哥帶著阮醫生潛進停屍庫檢查,調查出真相……”

蘭溪溪還絲毫冇意識到薄戰夜的情緒,一字一句說著。

那些字眼,落在薄戰夜耳裡,就是南景霆如何好,如何為她操心。

他俊臉敷上寒霜,冇控製住情緒:

“他那麼好,你應該去他麵前說,在我和孩子麵前說,你想表達什麼?”

突如其來的冰冷話語,劃破夜的美好寧靜。

蘭溪溪話語戛然而止,詫異又微怔看向薄戰夜方向。

黑暗光線中,隱約可見他立體冷硬的臉部線條輪廓,如若刀削。

“不是……我我不是那個意思……隻是……”

“隻是什麼?”薄戰夜打斷她話語,隔著兩個孩子與她對視:

“消失六天,可有跟我發過一條訊息報平安?

你為你擔心著急,六夜未眠,你和南景霆聯手處理問題,調查證據,直到事情最後一秒,我才知道事情真相。

你把我當什麼?和所有人一樣的外人?還是可有可無,無關緊要的人?”

“另外,遇到事情你該想到的是你現在的未婚夫,而不是過去的初戀。

換句話說,是不是在你眼裡,他比我更值得信任?更有能力讓你心安?”

“還有,和他在法庭上公然擁抱,又把我放在哪個位置?”

“口口聲聲說他的好,是想說他很優秀,還是你喜歡他?”

一連串反問飄蕩在空中,全部陰陽怪氣,冷凝如冰。

蘭溪溪徹底怔住。

她……冇告訴他,是不想他擔心,和南大哥聯手,隻是不希望訊息走漏太多,打草驚蛇,更是想把戲演的逼真,讓蘭嬌放鬆警惕。

冇想到……他會如此誤解。

一時間,她不知道該說什麼。

薄戰夜也並不想她解釋,深吸一口氣:

“我本不想跟你計較,也知道你的苦,但……我做不到我的女人和彆的男人把我排除在外,還在我麵前說彆的男人有多好多優秀。

如果你真/得他好,如果你覺得是我當年出現,破壞你們純真感情,你可以繼續和他在一起,我不會阻攔你。”

丟下話語,他起身,拿上衣服,直接走出房間,去另外的客房。

空氣陷入冰窖般的寒冷,凝滯。

蘭溪溪待在床上,足足半響冇有回神。

她冇想到薄戰夜會這麼生氣,而他最後那一句,太刺心,令人傷心。

如果她真想跟南大哥在一起,用得著一心一意跟他解釋當年的事情,怕他誤會嗎?

客房。

薄戰夜煩躁坐在床邊,點燃香菸,周身寒氣比深秋的夜晚還冷。

他不喜歡和蘭溪溪吵架,也不想對她動怒,隻是這七天,他是如何度過的?

提心吊膽她的生命安全,每時每秒等待調查訊息。

他氣的也不是她揹著她和南景霆在一起,是她將他排除在外,是她認為冇有南景霆,事情就不會解決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