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442章

-以她的想法,今天這件事,明天那件事,是不是以後冇有南景霆,生孩子也不行?

該死!

薄戰夜越想越煩,有種要被她氣死的鬱悶感。

‘叮!’桌上手機響起簡訊聲。

他伸手拿過,看到是手下人發的‘九爺,蘭嬌要見你’,眉宇擰了擰,滅掉菸頭,起身穿衣離開。

此時此刻,正缺人泄怒!

……

半小時後,昏暗牢房。

蘭嬌身穿灰色牢服,頭髮淩亂,臉色狼狽坐在冰冷石地上。

一天之間,從耀眼的公主變為人人嫌棄監下囚。

見到薄戰夜,她激動又發瘋站起身,衝過去:“九爺,九爺你救救我,救我出去。”

“砰!”薄戰夜在她即將碰到他身體時,一腳將她踢倒在地,居高臨下冷噙著她:

“你認識我多年,應該知道我從不打女人,恭喜你,讓我成功破例。”

蘭嬌膝蓋生硬硬的疼,她臉色扭曲,仰望著他:

“九爺,不管如何,今天你也聽薄西朗說了,我愛你是一心一意的,從來冇有喜歡過彆人。

我和他發生關係,也是因為你從來不碰我,冷落我,我纔不受控製的。

是我的錯,我不求你原諒,但現在能救我的就隻有九爺你了。

你幫幫我,救我出去好不好?我不想在這裡麵,真的不要在這裡。”

“嗬。”薄戰夜冷嗤一聲,蹲身,掐住她下巴,眼眸比看死人還要冷:

“當年關小溪九個月,代替她矇騙我四年有餘,之後對小墨下毒手,還妄想殺掉小溪和我的女兒,你覺得我會救你?

是你糊塗瘋了,還是覺得我薄戰夜是慈善家。”

“我現在隻有一個心思,弄殘你。”

話落,他直起身,冷聲吩咐:“莫南西,當年她如何用針紮小墨,現在就用針紮她的雙手。

另外,想讓人糟蹋小溪?王磊一個,假獄警兩個,加起來三個,給我找三個乞丐,以牙還牙。”

冷厲殘忍,利落無情。

蘭嬌全身狠狠一抖:“不要!不要這樣對我!我錯了!九爺我真的知道錯了!

你放過我,救救我好不好?隻要你幫我,我以後什麼都聽你的,我做牛做馬都可以的。”

“滾。”薄戰夜踢開她肮臟的雙手,看向一旁莫南西:“還愣著做什麼?”

“啊!是。”莫南西快速帶著兩人上前,分彆控製住蘭嬌的雙肩,將她嘴堵住。

然後另一個,拿針一針、一針……紮在她細白的手指上。

“啊!唔……唔……”蘭嬌疼的大叫,眼淚直流。

都說十指連心。

這簡直要人命!

她拚命想要掙紮,然而壓根冇有反抗力道,隻能硬生生承受這痛不堪言,痛徹心扉的痛。

不到五分鐘,就活活痛暈過去!

“潑醒,繼續。”男人冷冷掀唇,毫不憐惜。

莫南西其實有點看不下去。

雖說蘭嬌做的不是人事,但現在他們做的也不是人事啊!

可看著薄戰夜冷厲的臉,他深刻明白此時蘭嬌不倒黴,倒黴的就是他,

他一個字也不敢多言,乖乖照辦!

同時心裡警告自己:惹誰也不要惹九爺!

……

半小時後,蘭嬌雙手是血,血肉模糊,臉色無比蒼白的躺在地上,奄奄一息。

而三個乞丐也被找來。

一個患有奇異怪症,臉上全是黑色大疙瘩,脖子上還吊著一大包濃水,整個人矮小,奇醜無比。

一個瘦骨嶙峋,頭上爬著虱子,嘴裡流著黃色口水,眼神癡傻。

一個有侏儒症,且鬥雞眼,鼻孔外翻,醜陋不堪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