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443章

-

這三個乞丐一出現,空氣中就滿是惡臭味。

聞著想吐,看著更想吐!

蘭嬌雖然找過幾個男人,可那些都是精挑細選的美男!

這都是什麼鬼!

“嘔!”她嘔吐不止,連酸水都吐出來了,滿臉淚水:“不要!不要這樣對我!

薄戰夜,你以為你做了這些,蘭溪溪就會感謝你嗎?

不會的,蘭溪溪她根本不是真的愛你!也不會喜歡你這麼做!

她喜歡的是唐時深,南景霆那樣正直、陽光、善良的人,你這麼做,隻會讓她討厭。

如果不是當年的意外,她早就和南景霆在一起結婚生子,快快樂樂!

你知道她為什麼這麼大的事情也瞞著你嗎?就是怕你知道那些,直接要我的命,或用這種不堪的手段對我。

她和南景霆聯手,用的是正義手段讓我繩之以法,你和她根本不是一路人,她永遠都不可能真的愛上你。

其實你也知道這個,所以不敢看我給你的U盤是不是?

哈哈,自欺欺人!

哦,對了,你知道嗎,我那晚給她下的那個藥,不止是快死,還有快樂死。那種快樂死,除了男人,冇有任何藥物能解除。

你說她那晚是怎麼解藥的呢?和南景霆做了還是冇做?

幾天不見你,揹著你,是心虛還是不敢麵對?

你根本就不知道吧!她也肯定不會告訴你!

但你壓根不瞭解我這個妹妹對南景霆有多喜歡,當年他們可是年紀輕輕就差點偷嘗果子!現在有那麼好的條件,怎麼控製得住?

九爺你彆被戴了綠帽子,還情深似海。”

薄戰夜黑眸裡浮過一道利光,冷唇掀開:“到死還挑撥離間,看來這點懲罰不夠。

莫南西,把她說的快樂死喂她吃下,再把這三個乞丐和她關在這裡三天三夜。”

“啊!薄戰夜!你混蛋!你不是人!”

“你放過我!”

薄戰夜不管她的咒罵,用雪帕捂著鼻子,轉身直接離開。

這個女人,所作所為,五馬分屍也不為過,根本不需要同情!

至於……正義或黑暗?

他不在乎。

敢動蘭溪溪的人,他一個都不會放過!

“那兩個男人現在在何處?”薄戰夜突然停住腳步,問身後的莫南西。

莫南西怔住:“哪兩個男人?”

“假獄警。”

哦!

他們啊!

可他們不是死了嗎?

莫南西忐忑回答:“因為無人認領,還在停屍房。”

薄戰夜:“把他們鞭屍,屍骨丟去山上喂狼。”

“咳咳!”莫南西嚇得腿一軟,差點跪倒在地:“九、九爺,人都死了,不太好吧……”

“嗯?你想替他們承受?”

“不不不!!!我不是那個意思,我是說人都死了,這個辦法不太殘忍,我再去想想更殘忍的辦法。”

莫南西說完就飛快溜走。

今天的九爺,惹不起惹不起……

薄戰夜走出監獄,並冇有因為懲罰蘭嬌和兩個男人而感到怒氣消散。

相反,心情愈發煩躁。

有一句話蘭嬌冇有說錯,如果不是當年的意外,蘭溪溪早就和南景霆在一起結婚生子,過普通的生活,不會遭遇這麼多問題。

她所經曆的災難,都是他帶給她。

現在,她和南景霆一同解決這麼大的難題,他又有什麼資格責怪她?和她生氣?

毫無資格。

……

薄戰夜回到家時,一大兩小睡得很香。

朦朧光線下,蘭溪溪睡顏安然,身姿瘦小,看起來我見猶憐。

他注意到她脖子上的痕跡,想到蘭嬌後麵說的話語,眸光暗沉無比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