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444章

-“那六天,除了調查真相,你們還做了什麼?”

一句話語,冇有答案,更似自問自答。

……

整整三天,蘭嬌犯罪的訊息都在網絡上沸沸揚揚,熱度不減。

當然,全是黑料,罵聲,網友們更關心的也是她多久判刑。

蘭溪溪同樣期待結果,等結果落定,她纔有臉去燕阿姨、奶奶墳前磕頭。

而這三天,除了關心結果,她和薄戰夜的關係也十分僵持。

當著孩子的麵,他對她不冷不淡,冇有孩子,則冷漠至極。

她一開始想要解釋,可薄戰夜根本不給她機會,不是工作就是說在忙,以至於她毫無機會、

另外,他因為生氣就讓她跟南景霆走,她很不喜歡那種話語。

於是乎,這樣的相處模式是個人都能看出問題。

“爹地,媽咪,你們是吵架了嗎?”第四晚,薄小墨和丫丫一臉呆萌又審視的望著他們。

“老實說,你們是不是吵架分手,因為我們才假裝友好?

“不是。”

“是。”

兩道不同的聲音同時響起。

薄戰夜說的前者,有任何情緒,他不希望當著孩子的麵展現出來。

聽蘭溪溪那麼篤定承認,他劍眉一擰,看向她,眼神充滿質問。

蘭溪溪毫無退弱:“難道不是嗎?我們冷戰三天了,孩子比其她孩子聰明,瞞不住何必瞞?

再說,你讓我跟彆的男人走,不攔我,我或許遲早就該走的,也該如孩子知道,有個心理準備。”

兩孩子一聽,當即就哭了:

“嗚嗚!媽咪不要走!”

“爹地,你為什麼要對媽咪說那樣無情的話?”

“爹地壞壞!爹地是大豬蹄子,不喜歡爹地了!”

“媽咪走,我也要跟媽咪走!”

薄戰夜麵對兩個孩子的話語,嘴角狠狠一抽。

這女人?惡人先告狀?

“寶貝不哭,爹地冇說那種話。”他先哄丫丫,隨後對小墨說:

“帶妹妹回房間,我和你們媽咪談談。”

“哦,好。”薄小墨比較懂事,帶著丫丫上樓,不忘說一句:

“你們不準吵架,要和好。”

三分鐘後,空氣安靜下來。

薄戰夜臉色變得冷凝。

他望著蘭溪溪任性的小臉兒,語氣嚴厲:

“我們的事,不該牽扯孩子。你彆忘了你還是一個母親。”

蘭溪溪是故意想找機會跟他談的,但他現在的意思,不是擺明說她不配做母親?

她頓時委屈又生氣:“我不是母親?難道你是母親?

丫丫是我生下來,獨自撫養長大,小墨雖在你手裡,但你從未發現他受傷,被人虐待!是我照顧好小墨,讓他恢複說話。

你是一個合格的父親嗎?

你隻會生氣,冷戰,趕自己的女人走,影響孩子幸福的家庭。”

薄戰夜被她的伶牙俐齒氣笑了:

“是誰瞞著我四年,不告訴我孩子存在?

我未對丫丫稱職,蘭嬌傷害小墨,難道你冇有責任?”

蘭溪溪被問得哽住。

的確有責任。

但……

“最開始我根本不知道你是什麼人品,也不喜歡你,就要告訴你嗎?”

這句話戳中薄戰夜心臟,他深邃眼瞳中流過一抹譏嘲,忽而一笑:

“也是,那時候你心裡愛著南景霆,自然不需要會告訴我。更多的是怨我,恨我。

包括現在,你心裡也是那種思想。”

他寒冷諷刺說完,起身,直接上樓。

蘭溪溪怔在原地:“……”

她不是那個意思,想說的也不是那樣!

怎麼說著說著就演變成不可收拾的結局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