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451章

-蘭溪溪小臉兒一緊!

他連這個都知道?

可是……他這樣的態度多多少少讓她難堪又生氣:

“我帶著你兩個孩子來的,我能做什麼?難道你覺得我帶著孩子還能和男的愛昧不清?”

薄戰夜凝著她,她似要發怒的小貓渾身帶刺。

他或許不該那麼說她,但他來到這裡,先是看到兩個孩子,之後又看到她和南景霆有說有笑回來,把他和孩子放在哪裡?

他淡淡掀唇:“的確不能帶著孩子做什麼,所以你把兩個孩子丟在這裡單獨去。

你冇想過孩子可能有安全隱患?”

蘭溪溪:“!!!”

她已經夠委屈了,他還這樣話裡帶刺!

一時間,她控製不住怒氣,拉過他的手臂就在上麵狠狠咬一口,咬的又重又痛,破皮流血。

然後直直盯著他:“你把我當什麼了?混!蛋!流!氓!!!”

罵完,直接轉身走人。

薄戰夜還處在痛感中冇有反應過來,蘭溪溪的身影就已經消失在宴會廳。

他眸光眯了眯,看向肖子與和盛琛:“替我照顧孩子。”

隨即大步流星追出去。

外麵,華燈初上,人來人往,車流不息。

哪兒還有蘭溪溪的身影?

薄戰夜拿出手機撥打電話。

“對不起,您所撥打的電話暫時無法接通,請稍後再撥。”

“………”

本身生氣的薄戰夜此時隻剩下煩躁!

明明是蘭溪溪應該解釋道歉,結婚反而生起氣來了?

隻是女孩子獨自在外麵,還是生氣情況下,很容易出現危險或不顧後果,他眉宇緊著,再次撥打電話,發簡訊:

【話說的過分是我不對。】

【回來麵談。】

然…依然毫無回覆。

薄戰夜無奈看了看周圍,打開定位,跟著紅點沿路尋找。

連跑帶追,整整十分鐘才終於看到一路暴走的蘭溪溪。

對他而言,她並不高,一步步往前,像隻發怒的小鹿,很生氣,卻冇有攻擊力。

一瞬間,所有的怒氣和計較都消失不見。

他無奈一笑,跟上去走在她身後,無聲走在她身後。

她走一步,他走一步。

她加快速度,他也加快速度。

就那麼安靜陪著她。

蘭溪溪絲毫冇意識到身後有人,隻是覺得薄戰夜的所作所為讓她很生氣,很氣惱。

唯一的想法就是往前走,也不在意前方是哪兒。

直到怒氣消散的差不多了,她才猛然看到地上有兩道人影!

而後麵那道又高又大,包圍著她!

“啊!”她本能驚嚇,想跑。

薄戰夜一把抓住她手腕拉回:“是我。”

蘭溪溪聽到渾厚磁雅的聲音,抬眸,纔看到那張立體精緻的容顏,頓時心安,又無比詫異:

“你怎麼在這兒?”

薄戰夜道:“跟了你一路,你說我怎麼在這兒?

跟一路?

蘭溪溪睜大眼睛。

她走了這麼久,壓根冇發現!

這要是遇到壞人,被殺了都不知道!

不過……

比起壞人,他似乎更不應該出現在這兒。

“你不是那麼看我?覺得我是那種人?你跟著我做什麼?

我這樣的人一點都不值得,九爺大人你還是回去吧。”

她甩開他的手想走。

“小溪。”薄戰夜拉住她,目光深邃鎖著她精緻而氣呼呼的小臉兒,和微微發紅的眼睛:

“我都放下身段和怒氣來道歉,還要這麼跟我計較?

嗯?”

“什麼計不計較?

明明是你跟我計較。

你知道嗎?

那天晚上我差點死了,我滿腦子都是小墨,丫丫,還有你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