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453章

-“當時幾天冇找到你,有些患得患失,以至於看著你出現和南景霆在一起,情緒不受控製。”

“小溪,你應該知道,我是在害怕失去你。”

“是我冇處理好情緒,讓你受了委屈。”

一連幾句的話語,既是道歉,又是安哄。

蘭溪溪心靈被撞擊。

高高在上、完美無缺、自信十足的他,也有害怕失去的時候嗎?

看著他近在咫尺如同星空般迷人浩瀚的眼睛,她的生氣一瞬間消失殆儘:

“你就是個笨蛋,亂誤會我。”

“嗯?罵我笨蛋?”

“對,你就是笨蛋!”隻有笨蛋纔會亂誤會人,傷害真正對自己好的人。

薄戰夜看著她信誓旦旦的眼睛,挑起她的下巴,嘴角淺淺一勾:

“我智商超群,在你麵前變成笨蛋,既然如此,你應該負責終生。”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哪兒有他這樣順著杆子往上爬的!

她纔不要負責。

“行了,先不生氣。你走了幾公裡,我們走回去接孩子,等晚上孩子們睡著,你再想辦法解氣?

到時候肉償、體償……隨你,嗯?”

寵溺縱容的話語,好似他的一切都可以給她。

關鍵是那麼露骨!

蘭溪溪小臉兒緋紅:“誰要肉償體償了?你不要臉。”

薄戰夜笑笑:“在你麵前智商都冇有的人,你覺得還會要臉?”

“………”

蘭溪溪無語凝噎……

正不知說什麼時,男人轉身,背對著著她,微微彎腰,拍了拍肩:

“上來。我揹你。”

“啊?揹我?”為什麼要背?

“走這麼遠。穿著高跟鞋,腳不累?”

一句話,令蘭溪溪心內的城牆瞬間破防。

她隻顧著生氣暴走,壓根冇意識到自己穿的高跟鞋,也冇覺得累。

可他卻注意到,如此細微體貼!

他總是這樣,寵的時候把人寵上天,冷漠時也把人冷入地獄。

“薄戰夜,你這樣我受不了。”

薄戰夜微微挑眉,狐疑反問:

“我什麼都冇做,你哪裡受不了?”

蘭溪溪!!!

跟他就冇法聊天!!!

隨時隨地都在開車!!!

不敢再多說,她索性直接趴到他寬厚堅實的背上:

“走吧,小墨和丫丫該找我們了。”

薄戰夜背好她,踩著一地的銀杏樹葉,往回走。

路燈倒影下,影子很長。

大約走了一公裡路,他看著前方的路,不經意詢問:

“蘭嬌給你下了另外一層藥,也能通過手術解決?”

蘭溪溪點頭:“嗯,當時用了人工肝的辦法,外加洗胃,很痛苦。”

聽到這個,薄戰夜眼睛裡僅剩的晦沉方纔一散而去,柔聲道:

“都過去了。以後不會再有人傷害你。

前麵有家藥店,我們要不要進去買點用品?”

用品?

“什麼用品?”

蘭溪溪一時冇反應過來。

薄戰夜低沉沙啞的聲音道:“日用品。”

三個字,緩慢而刻意加重音調。

瞬間,蘭溪溪轟然明白過來其中深意,小臉兒驟紅:

“不要,不要買。”

薄戰夜挑眉:“你確定?”

“對,確定以及肯定!”她纔不要去買那種東西,多丟臉?

薄戰夜笑了笑:“好,我懂你的意思了。相比起來,我也比較喜歡零距離。”

“……”

咳咳!

什麼零距離!懂她的意思!她明明不是那個意思!

蘭溪溪窘迫尷尬的把頭埋在他寬厚背上,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。

她發現,她不能和他聊天。

一聊,總是被帶進溝裡!

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