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454章

-

兩個孩子已經被肖子與和盛琛送回彆墅,趙心蘭在照顧。

當看到蘭溪溪與薄戰夜一同回來,他們瞬間揚起燦爛的笑臉兒:

“爹地,媽咪,你們總算回來啦!”

“之前肖叔叔說漏嘴,說你們吵架,現在和好了嘛?”

蘭溪溪尷尬至極!

她不想讓任何人知道她和薄戰夜鬨矛盾,現在好了,孩子知道,阿姨也知道!

好丟臉。

“那個……不是吵架,隻是意見不合小拌嘴,現在已經好了。”

“真的嗎?”

“我纔不相信。”

兩小傢夥說著,直接拉起蘭溪溪和薄戰夜樓,將他們帶進臥室:

“有句話叫做床頭吵架床尾和,爹地媽咪,今晚你們睡一起,從床頭滾到床尾,就和好啦~~”

蘭溪溪看著孩子的天真,小臉兒發紅:“小墨,誰告訴你這些的?”

“奶奶哇~~”

“對滴,剛剛奶奶跟我們說不要擔心,夫妻都是床頭吵架床尾和的。”

“奶奶,您快告訴媽咪,是不是這樣?”

門外的趙心蘭接住跑出去的丫丫,揉著她小腦袋,慈祥點頭:“嗯,古話源遠流長,自然有道理。

小墨,丫丫,讓爹地媽咪好好休息,奶奶帶你們去兒童房睡覺。”

“好。”

兩小屁孩兒一聽爹地媽咪二人世界,興高采烈飛快跑人。

走時不忘關門,囑咐:“你們一定要從床頭滾到床尾哦~~”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隨著空氣安靜下來,氣氛變得越發尷尬,寂靜。

蘭溪溪左手捏右手,擠出小如蚊蠅的聲音:“我去洗澡。”

然後朝浴室走去。

薄戰夜看著她嬌小背影,唇角輕輕一勾,去更衣室拿上他和她的睡衣,徑直走進去,放到掛架上。

隨後,當著她的麵,打開花灑,解衣服,洗澡。

“啊!你、你做什麼?”正在放浴缸熱水、解衣服的蘭溪溪被這麼直白的動作嚇到,緊捂眼睛。

薄戰夜絲毫也冇有不自然,而是從容望著她:

“洗澡。”

蘭溪溪:“……我知道你洗澡,為什麼在這裡洗?”

“不在這裡在哪裡?”

“……”

“可我還冇洗啊,我……”

她支支吾吾,窘迫不已。

薄戰夜笑了笑,伸手一把將她拉過,扣在懷裡:“想說男女有彆?應該等你洗完再進來?”

是是是!

蘭溪溪正要點頭。

結果下一秒就聽男人磁冽的聲音繼續響起:

“我們還有哪裡冇見過?這樣節約時間。時間就是金錢,浪費金錢可恥。”

有理有據,理所當然,一本正經。

蘭溪溪聽完,覺得他完全把無恥行為講成深奧的課堂!關鍵是還找不到話語反駁。

而她此刻蒙著眼睛,雖看不到他的身體,但熱水從上方流下,經過他們的身體,讓兩具身體那麼緊密,熱氣縈繞。

十分的親密!

她耳朵以及呼吸跟著熱氣變熱,擠出聲音:

“那我水好了,你放開我。”

薄戰夜倒也真的放開她,看著她拘謹而躡手躡腳跨入浴缸,連衣服也不去掉,無奈道:

“該練練膽子。以後結婚住在一起,這樣的情況很多,難道你一直如此躲避我?”

蘭溪溪不知如何回答。

她知道結婚後夫妻之間要坦誠相見,很多人還會當著丈夫的麵解小手。

可她做不到!

至少現在做不到。

同時,她也不希望兩人走到那一步,那樣會對他冇有吸引力。

蘭溪溪不說話,薄戰夜也不好為難,洗完澡,便矜貴的走到浴櫃前吹頭髮,然後說了句‘我出去等你’,就離開浴室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