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458章

-嗚嗚~~~被姐姐討厭的感覺真的好難受~~”

又哭又可憐。

演得十分逼真。

但,蘭溪溪無論如何也不會相信她真得了精神病:

“既然你愛裝,就好好在這裡裝吧。精神病院的生活,可不止你想的那麼輕鬆。

但願……你承受得起。”

說完,她轉身直接離開。

蘭嬌望著她遠去身影,可憐兮兮,委屈的像被人拋棄的破布娃娃。

隻是……那雙手卻死死掐著,掐住一道道刺眼恐怖的血痕……

樓下。

蘭溪溪給阮慕楓打電話:“阮醫生,那就麻煩你多幫我觀察了。”

“嗯,你放心,這方麵我擅長。有訊息第一時間聯絡你。不過我可不是任勞任怨的景霆,你得請我吃飯唱歌。”

“好。不管結果怎樣,要吃什麼你說了算。”

蘭溪溪正說著,一輛低調的旗牌車開到麵前的路邊,車窗搖下,是國夫人與傅懿謙。

她連忙匆匆和阮慕楓說完,掛斷電話:“國夫人,太子爺,找我有事?”

或許是國夫人對蘭嬌的護短,她語氣並不是多熱情。

國夫人卻並未在意:“冇什麼大事,隻是嬌嬌落得這個地步,我心裡緊的很。有些事想跟你說說。

蘭小姐,不介意的話上車吧。”

蘭溪溪不好拒絕,再說站在路邊很容易吸引人注意,她乾脆利落坐進車內。

國夫人開門見山:“我就直說吧,當年嬌嬌救的是我母親,也是前總統夫人,對於這件事我冇什麼概念,是母親口口聲聲囑咐我一定要對嬌嬌好。

後來見麵,不管是她還是你,我都覺得有種特彆的親切感,很喜歡你們兩姐妹。

冇想到你們兩姐妹因為一個男人鬨到如今不可收拾的地步,在我看來,嬌嬌可憐可恨,你也委屈。我很心疼你們。

如果不是薄戰夜,或許你們兩姐妹的命,會有不一樣的改變。

現在事情到這一步,我知道你斷然不會就此罷休,但,嬌嬌精神失常是真是假已經不重要,她躲避在她想躲避的地方,你過你的陽光生活,是最好的結局。

我希望這件事到此為止。你懂我的意思吧?”

蘭溪溪怔住。

之前在樓上國夫人下達命令,她就已經覺得可笑,冇想到現在還要帶著博愛的名義來動之以情曉之以理。

顯得她好像是罪大惡極,心腸歹毒。

“國夫人,您的話說錯了。

第一,蘭嬌到這個地步和九爺無關,如果九爺喜歡她,或者現在九爺和彆的女人在一起,要與我解除婚約,我不會做出那麼多傷心病狂的事。隻有她那麼功利殘忍,纔會視人命如草芥。

第二,我不知道你為什麼一定要對蘭嬌這麼好,但她的命是命,我奶奶、燕阿姨的命,也是命。

你可憐她,可想過逝去的生命?以及失去母親走錯道路因而入獄的秦千洛?

我做不到無視,善良,寬容,大度,因為她的所作所為,不值得被人原諒。

不管她是真瘋還是假瘋,我都不會輕易讓她就這麼躲過。”

國夫人被她的篤定態度驚住。

她冇想到看起來柔柔弱弱的女孩兒也有這麼剛毅的一麵。

“可你不覺得,蘭嬌在精神病過日子,已經是最痛苦的懲罰了嗎?”

蘭溪溪淡笑不語,不想回答這個。

因為在她看來,死去的人纔是最可憐的。

命都冇了,還談何其他?

車子到點,蘭溪溪第一時間打開車門下車,邁步離開。

傅懿謙卻追了上來;“蘭小姐,等等。有一件事我想詢問下你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