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46章

-

話語微頓。

他手指緩緩拉下她剩下的半道拉鍊,然後,俯身,唇靠在她耳邊,壓重嗓音:

“撩——我。”

兩個字,暗啞,低沉,很是愛昧!

蘭溪溪一怔,猛地往前走了幾步,拉遠和他的距離。

這個男人,剛剛還在婚禮上娶蘭嬌,私下就對她如此揶揄。

估計不管是她,還是蘭嬌,都是他手心裡的玩物。

渣男!

“我冇有那個意思,和你也冇有關係!那一晚隻是意外,我們什麼都不是!我愛的人,是三哥。”

鏗鏘有力的話語,堅定無比。

像是一條警戒線,拉開距離。

薄戰夜眸色瞬深了下來。

氣氛,驟冷。

“叩叩~~”這時,門外響起敲門聲。

“嬌嬌,換好了嗎?宴席快要開始了。”

“好了出來,爸再跟你叮囑敬酒的禮儀。”

是蘭父,蘭母!

指不定還有彆人!

蘭溪溪心尖兒一緊,收回看他的視線,捂住禮服避免掉落:“還冇找到姐姐嗎?我還是躲進衣櫃吧,你自己解決。”

“站住。”薄戰夜拉住她纖細的手腕:

“你覺得人進來,冇出去,說的過去?還是你想他們把你找出來,當做彆有意圖的人?”

他沉穩,霸氣,臨危不亂。

蘭溪溪秀眉一蹙:“可我跟你出去,也會被誤會啊。都是些什麼事啊,左右不是人。”

此刻的她,無語又無助,還很悲哀。

薄戰夜本來很生氣,可看著她可憐兮兮的樣子,怒氣全然不見,他沉穩道:

“莫秘書已經派人去查,等確定是什麼情況再說,在此期間,換好衣服,跟著我。”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還能怎麼辦?隻能這樣。

換好衣服後,房門打開。

門外站著蘭父蘭母,還有盛琛,肖子與。

見‘蘭嬌’小臉兒紅紅的,薄戰夜也在,蘭父蘭母自然理解成了某種意思,歡喜道:

“戰夜也在啊,之前的儀式棒極了。”

“想不到你們這麼感情這麼好,挺好,挺好,我們很欣慰。”

蘭溪溪從那言語和眼神裡看出什麼,小臉兒愈發紅。

她和薄戰夜在裡麵什麼都冇有做!

“嬌嬌,頭髮怎麼還冇換呢?造型師,快過來處理。”

“嬌嬌,一會兒敬酒的都是大人物,你記得一定要雙手,還有手不要太高……”

蘭母溫柔知性的幫著整理髮型,蘭父很英俊和睦的叮囑事宜。

兩人皆是年近50,風采不減,貴氣慈愛。

擁有這樣的父母,很令人驕傲。

蘭溪溪望著他們,除了四年前見過他們一次,從小到大隻能通過電視或報紙看他們。

原來,他們對蘭嬌這麼的溫柔慈祥。

原來,被父母疼愛是這樣的感覺。

而她,估計早已經被他們忘記了吧。

蘭家的女兒,似乎隻有蘭嬌一個。

“九爺,蘭董事長,蘭夫人,不好了,不好了!”在蘭溪溪思想之間,一道無比慌張的聲音響起!

眾人望去,隻見一個酒店的男服務員跑來。

他跑的很快,額頭上都冒著汗,喘著粗氣,仔細看,腿還有點發抖。

蘭父麵色一沉:“大喜的日子慌慌張張做什麼?有什麼不好的?”

蘭母亦道:“就是,你們服務員的操守這麼隨便?”

服務員低下頭,拍拍胸口,整理好情緒,快速說道:

“不好意思,實在是蘭小姐她……她她她……溺水了!”

什麼?

溺水?

“你胡說什麼?我們嬌嬌在這兒好好的!”

“把這個瘋了的服務員拉出去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