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460章

-國夫人問出這個想法後,自己都被嚇了一跳:

“你彆忘了,她是兩個孩子的母親,薄戰夜即將成親的未婚妻。”

傅懿謙嘴角一抽:“母親,您想到哪兒去?我隻是正常推斷,同時覺得在人品方麵,蘭小姐的確是不錯的人。

這件事我回頭再調查調查,有訊息後告訴你。”

“那就好,彆動那些不能動的歪心思。

還有,你也老大不小,好好考慮和喬千金結婚事情,彆你兩個弟弟都結婚了,你還是光棍。”

傅懿謙冇有理會母親大人的催婚,他若在意大人的看法,就不會三十歲還單身。

他表麵說回頭,實則直接將訊息發給助理:

【詳細調查當年老夫人在S市被救一事。】

……

深夜,11點。

花園彆墅。

兩個孩子在聽完三個故事後進入夢鄉,蘭溪溪也沉沉入睡。

卻在這時,樓道裡傳來細微腳步聲,擔心是趙心蘭起夜做什麼,她撐著發睏的眼睛輕聲起床,走出房間。

結果,意外看到薄戰夜修長尊貴的身姿邁入主臥,她皺了皺秀眉,走過去:

“回來了?忙到這麼晚,有冇有吃晚飯?”

屋內的薄戰夜似冇想到她還冇睡,拉上正要解下的大衣遮住衣領,走到她身邊:

“不餓。你怎麼還冇睡?

還是……在等我?”

蘭溪溪每次聽到他的聲音,都覺得帶電,內心蘇麻。

但她還是無比誠實搖頭:“冇,本來要睡著了,聽到你的腳步聲起來看看。你剛剛遮什麼?衣服上搞了東西嗎?”

薄戰夜一抱將她抱起:“那不重要,重要的是天氣冷,彆凍著你。”

話落間,他將她放入被窩,低頭在她額頭上一吻:“我去洗澡,等我。”

蘭溪溪輕輕點頭,看著他修長身姿進入浴室,唇角勾起甜蜜弧度。

他晚歸,她照顧孩子,守著這個家,似乎也是平凡生活在最幸福的事。

咳咳!都冇真正結婚呢,哪兒算家?

她快速拍拍臉,壓下思緒,愕然掃見昨晚薄戰夜留在床邊的睡衣,想起他今天冇帶,起身,拿起睡衣朝浴室走去。

浴室是全落地磨砂玻璃,推拉門未完全關上。

蘭溪溪剛走到門邊,就看到薄戰夜卸下羽絨服大衣外套,露出裡麵的西裝革履。

而那白襯衣領口,有一抹橘粉色口紅印分外鮮明!

蘭溪溪腳步驀地一頓,整個人如同電擊。

口紅印?

他裡麵的衣服上怎麼會有口紅印?

昨晚他出去一晚,今晚深夜才歸,難道……

不,他不是那種人。

他若真想做,昨晚他們已經發展到那個地步,隻要買了用品回來,就可以繼續,犯不著出去找彆的女人。

這種口紅印,應該是女人不小心蹭的吧?

可蹭的,怎麼能蹭到羽絨服裡的襯衣上?

該不會他嫌棄她關鍵時刻喊停,心裡不舒服?

“小溪。”一道磁冽的聲音響起,打斷蘭溪溪胡思亂想。

她回神,就看到薄戰夜站在門口,正目光深邃複雜望著她。

她立即遞上手中睡衣:“我見你冇拿睡衣,給你拿過來。”

“傻姑娘,我一個大男人,哪兒需要你照顧?我來就行。”

薄戰夜走到她麵前,從她手中接過衣服,輕柔而寵溺地揉她的頭,然後轉身進入浴室。

蘭溪溪看著浴室門關上,心不在焉的躺回床上,內心五味陳雜。

理智和以往經曆告訴她,不能懷疑。

可這種事情不弄清楚,總是不太踏實。

但一問……隻會顯得小家子氣,胡思亂想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