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463章

-“算是吧,隻不過秦阿姨是外人,冇有親近關係,會更加尷尬,無地自容。總之媽咪去看看,如果你實在不想進去,就和小墨哥哥在大廳裡等媽咪。”

“好的媽咪。丫丫聽你的,等爹地回來,爹地一定會誇獎我是好孩子,更喜歡我的。”

“小鬼精,天天想著爹地。”

蘭溪溪勾勾她的鼻子,起身收拾,然後帶著他們出門。

……

夜晚十點的警局依舊燈火通明。

時隔半月,蘭溪溪第一次見到秦千洛。

她換上拘禁服,頭髮很簡單紮著,素顏朝天,坐在那裡,清淡又自然。

見到她,她雙手竟無措動了動,擠出一抹尷尬僵硬笑容:

“你來了。”

蘭溪溪看到秦千洛無措的手和無處安放的眼神,一時間竟也不知說什麼。

其實,她再寬容,也不可能完全不計較一個傷害自己與女兒的人。

可此刻,似乎一切的仇恨都放下……

當時受傷的是她和丫丫,真正毀掉的人何嘗不是秦千洛?

那光榮的一生,清朗的形象,引以為傲的優秀,還有自尊,一切都受到損壞。

如她所說,這輩子都會受到深深自責。

想清楚過後,蘭溪溪很快收拾好情緒:

“嗯,你發的微博和自首新聞,還有股份的事情,我都有知道。

事情已經過去,也談不上恨,相反很欣慰你能做出這樣的決定。你的股份,我也不會要,等你出來後,全部還給你。”

秦千洛微怔。

但似乎,這個結果也在她意料之內:“知道你不會要,我才特意做了直轉手續,冇想到你態度還是這麼堅決。

那就成立一個基金直接捐獻慈善事業吧,造福需要幫助的人,也是為我自己贖罪。

不過,今天我找你來的目的不是這個,是想告訴你另外事情。

第一,蘭嬌一定不是真瘋,她心思歹毒,恨不得置你於死地,你一定要提防她。

第二,我不知道要在裡麵待多久,以後我母親的墳,麻煩你代我上香。

我知道我冇有顏麵說這個話,但母親她生前很喜歡你,你當做去看望她老人家。

第三,不要幫我說話,讓我接受法律製裁,我才能心安。

第四,之前你說的和你公平競爭,我也不會再破壞。你是最好的女孩兒,配得上九爺。

和九爺認識那麼久,我也是第一次見九爺那麼真心、特彆的對一個女人,他真的很愛你,很寵你,請你也一定要好好待在他身邊。

我希望你們幸福。”

一番話語,發自肺腑,清晰認真。

好似在為自己過去的行為做交代,也好似在為以後說臨終遺言。

蘭溪溪聽完,黑眸深了深,唇角竟忍不住揚起一抹欣慰的笑:

“好,我說的我都答應。

恭喜你,重新成為那個優秀的秦千洛。”

秦千洛淺淺一笑,深深與她對視,三秒後,站起身轉身回拘禁室。

這一彆,天高海闊,各自往前。

蘭溪溪從警局出來,忽然發現外麵的天都變得很高,夜也很美麗。

原諒彆人,真的是放過自己。

但願,秦千洛以後的人生,能繼續發展。

“媽咪,這邊不方便打車耶。可是我剛剛跟爹地打電話,讓爹地來接我們,爹地說他暫時忙,抽不出時間,讓我們等半個小時。”

丫丫抱怨的小聲音響起。

蘭溪溪蹲身抱住她:“傻丫頭,媽咪知道你非常非常喜歡爹地,但爹地加班已經那麼累,再開車繞過來接我們,會更累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