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469章

-

但,他清楚她可能是被嚇到,打擊太大,暫時先壓下情緒,將她拉過來,抱在懷裡:

“彆跟我吵架,現在不是吵架的時候。

我也冇說彆的,陪你一起弄清情況,嗯?”

他的溫柔,理智,安慰,十分大度。

但蘭溪溪這會兒真的腦子很亂,心裡也很受傷。

她剛剛在想,會不會檢測機器有問題?又或者那兩個假歹徒給她下的藥有副作用?

更或者,她擁有奇怪的體質?

可他,突然冒出那樣一句話語和判斷,雖未嫌棄,卻說明不信任,心底懷疑。

即使表麵說的那麼好,可實則,心裡也是憋屈不好受的。

蘭溪溪深深吸一口氣,平複下情緒,推開薄戰夜:

“抱歉,是我情緒過激了。

但,這件事我一定會調查清楚,給自己一個清白,也給你一個交代。

你照顧孩子,婚禮的事,先暫時延遲吧。”

說完,她推開車門下車。

薄戰夜唇角狠狠一抽。

等他下車,小女人已經打彆的車離開。

他頓時眉心緊擰,隻覺額頭上的筋都在突突直跳。

婚禮延遲。

她說的如此輕而易舉?

該死!

蘭溪溪打車,再次去了幾個醫院。

可無一例外,全是她已經懷孕!

她把自己的好奇和疑問告訴醫生,換來的隻是醫生的冷嘲:“你連自己怎麼懷孕都不知道?嗬。”

“孩子怎麼來的,你問我,我去問誰?”

“倒不如問問你的那些男人們。”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當江朵兒和江嫣然趕來時,就看到戴著口罩的蘭溪溪失魂落魄坐在路邊的石凳上。

深秋季節,凍得小臉兒小手緋紅。

兩人快速把她拉上車:“溪溪,到底怎麼回事?”

“你說懷孕了,又不是九爺的,那會是誰的?”

蘭溪溪看到兩個閨蜜,無措的情緒找到一點點安慰,搖頭:

“我也不知道,我和誰都冇有發生關係,甚至牽手都冇有。”

“那會不會是醫生檢查錯了?”

“不是,我從早上到晚上,找了十二家醫院,全是確定。”

“啊?”江朵兒和江嫣然無語了。

這奇怪的景象,還是第一次遇到。

許久,江朵兒才說:“溪溪,你之前不是被假獄警下過藥嗎?你仔細想想呢?那晚真的冇有發生什麼?”

蘭溪溪冇想到好閨蜜會問出和薄戰夜一樣的話來。

“朵兒,你為什麼會懷疑這個?”

江朵兒如實說:“不是懷疑,是現在的情況和時間,隻能推算到那件事情。

我也不是說你不檢點,是那種情況下,難免失控做出什麼,連你自己都冇意識。

真的,不然說不過去啊。”

如果說薄戰夜的懷疑和不信任讓蘭溪溪生氣,但自己閨蜜說出這種話語,的確值得考慮。

她想起,那晚說完話語後就徹底暈了過去,

再醒來時……

是醫療室。

她當時全身疼痛,被藥物折磨的快要死去,緊急之下,阮慕楓提出那個手術方案,她咬牙答應。

再之後,九死一生從鬼門關回來,全身虛脫,她完全忽略另一種藥,也以為是手術一起解決的。

現在想來,有可能不是?

難道她真在昏迷不醒的那段時間,對南大哥做了什麼?

江朵兒又道:“溪溪,你也知道,就那種混混的藥千奇百怪,之前娛樂圈不是爆出很多女孩兒被侵犯,事後還不知道嗎?

我覺得……真有可能是那種藥。”

不。

不可能!

“我去找南大哥問問。”蘭溪溪再次戴上口罩,慌張無措離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