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47章

-第八百八十章不再是兄弟

傅易雲渾身一震,臉上的血色一瞬間褪儘。

他搖頭:“不,不是我。”

“當年那場大火的真相,誰也說不清,但獄長確實跟她說,那場大火的主謀就是你,當然,小雨自是不相信,所以她就跑去問你了?”

傅辰風淡淡地說著,平靜無波的視線瞥向他黑沉猩紅的眼眸,一字一句道:“她說......除非你親口承認,否則,她死也不會相信。”

傅易雲的臉色越來越白。

那樣高大健壯的身軀,在這一瞬間,彷彿脆弱得像是要倒下。

【除非你親口承認,否則她死也不會相信。】

可是他剛剛,就在她問他那個問題的時候,他竟然說‘是’。

他不是故意的,他不是故意承認的。

如果他知道會是這樣的情況,他死也不會當著她的麵承認。

現在該怎麼辦?

一向處變不驚、狂妄自負的男人,此刻臉上滿是驚慌和蒼白。

傅辰風瞥了他一眼,輕笑:“怎麼?你冇跟她解釋嗎?還是說,那主謀真的是你?”

“不是我!”

傅易雲驟然低吼了一聲,一把將他推開。

傅辰風跌進椅子裡,也不生氣,隻是衝他淡淡地笑著。

小夜被嚇到了,怔怔地呆坐在一旁。

阮香菱急忙跑過來,將小夜抱在懷裡,衝傅易雲吼道:“你乾什麼,要發瘋你出去發去。”

傅辰風衝阮香菱道:“先將小夜帶回房間吧。”

阮香菱點點頭,牽著小夜就往房間走。

而小夜像是擔憂一般,不時地回頭朝傅易雲和傅辰風看。

阮香菱和小夜很快回了房間。

傅易雲深吸一口氣,衝傅辰風冷冷道:“不管怎樣,你先把獄長交出來。”

傅辰風的臉上始終帶著輕笑:“交出來做什麼?讓你殺人滅口麼?”

“你明知道我不會......”話說到一半,傅易雲忽然狠狠地皺起了眉頭。

一時間張銘派人找獄長時所遇到的困難和疑惑在此刻漸漸明朗起來,他忽然想通了什麼,背脊隱隱騰起一股寒意。

他後退兩步,冰冷的聲音裡幾乎帶著不可置信和一抹難言的失望和崩潰。

“是你讓那獄長汙衊我的對不對?”

傅辰風冇說話,隻是默默地抽了口煙。

他低垂著眸,冇有看他。

也不知道是不敢與他對視還是怎樣。

見他不說話,傅易雲忽然悲嗆的笑了一下。

“你可真是我的好哥哥啊。”

傅辰風輕輕地吐了口菸圈,淡漠道:“在奶奶無情地將我送出國時,我們就已經不是兄弟了。”

“原來如此。”傅易雲低笑,聲音裡是說不出的悲涼,“我相信很多人會害我,唯獨不相信你會害我,可到頭來,害我的那個人,終究是你。”

傅辰風冷笑地看他:“我冇有害你,隻是不想你們在一起罷了,你曾經那樣傷害過小雨,如今本就不配與小雨在一起......”

“配不配不是你說了算,你又憑什麼那樣汙衊我?你可以汙衊我任何事情,為什麼非要汙衊我那件事,為什麼?!”

因為心中的悲憤,傅易雲驟然揪起傅辰風的衣領,掄起拳頭就朝他的下顎揮去。

隻聽一聲悶響。

傅辰風結結實實地捱了一下,唇角頓時溢位了一抹血絲。

眼看傅易雲的拳頭又要朝傅辰風的身上揮去,躲在門縫處觀察著屋裡情景的阮香菱不禁著急,正欲衝過去,卻不想一抹小小的身影先她一步跑了出去。

“爹地,不要打,爹地......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