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470章

-她直接打車去南景霆所在的彆墅,一路上都忐忑不安,不知如何麵對。

“蘭溪溪?”

下車時,意外碰到唐母。

她一臉詫異好奇望著蘭溪溪:“你這麼晚來找景霆?”

蘭溪溪看出她不喜歡,下意識搖頭:“不是,我來找阮醫生看病。”

唐母道:“阮醫生不在,你去他實驗室或給他打電話吧。景霆現在在忙。

那個……”

她想說什麼,最終還是咬了咬牙,轉身直接離開。

蘭溪溪僵在原地,她總覺得剛剛唐母那個眼神意味不明,有口難言。

但唐母高高在上,應該是她感覺錯了吧?

而眼下,事情已經亂如麻,她冇有多的心思去想,看了眼裡麵亮著的燈,最終,她還是決定去找阮慕楓。

畢竟,直接問南景霆,是有些尷尬。

十分鐘後。

剛加班完的阮慕楓看到蘭溪溪出現在門口,詫異皺眉:“蘭小姐?你怎麼過來了?”

蘭溪溪不知該如何開口,糾結好半天,才擠出聲音:

“……那個……我想問問你,上個月我不是身重兩毒嗎?兩個毒都是用那個手術解的?

還是……在做手術之前,我身體裡另一個毒已經解了?”

阮慕楓眉宇一皺,邀蘭溪溪進辦公室坐,給她接一杯熱水後,好奇問:

“過去一個月的事情怎麼突然來問?該不會後遺症犯了?或者毒又發作?”

“不是,是彆的事情。”

“那你總要告訴我什麼情況,我作為你的醫生,纔好詳細解釋或說明。”

蘭溪溪為難,可這件事總歸要解決,無奈,她深吸一口氣,將今天檢查出懷孕的事情、以及推斷說出來。

阮慕楓聽完,整個人發懵:

“懷孕了?懷疑是景霆的?”

蘭溪溪不想承認這個事情,但:“眼下隻想到這個……”

阮慕楓摸摸眉頭。

冇記錯的話,那晚景霆抱蘭溪溪回來時,兩人身上的衣服都是好的,不像發生過什麼的樣子。

至於那個藥,他當時隻顧著救命,冇注意到。

不過,這種誤會挺好,對景霆有幫助。

他清清嗓子:“那個藥當時我冇注意,也冇問景霆,聽你這麼說,的確隻有這個解釋。

畢竟景霆抱你回來的。期間有一段時間你們兩在一起,誰也不知道發生什麼,孩子也不會平白無故懷上。”

這一番話,讓蘭溪溪期待的心落入地獄,沉重無比。

她來是想從阮慕楓這裡得到其他答案,但冇想到……連他也說出這樣的話語,證明那個事情高達百分之八十可能性。

她該怎麼向薄戰夜解釋?

怎麼麵對南大哥?

這個孩子,又……該怎麼辦?

一個個問題,如同亂麻,包圍住蘭溪溪。

她心慌意亂站起身:“謝謝阮醫生,我出去靜靜。”

“誒……”阮慕楓還想說話,可女人已經離開。

無奈,他隻能驅車回家。

……

“景霆,蘭溪溪懷孕了,你的孩子。”

‘啪嗒。’正在畫設計圖的南景霆麵色一變,手中鉛筆掉落在桌:“你說什麼?”

阮慕楓走過去:“就是蘭溪溪懷孕了,一個月,恰好和你帶她回來那晚對的上,十有八。九是你的孩子。

兄弟,你行啊,悄悄做了這種事也不告訴我?”

“不可能。”南景霆斬釘截鐵:“我們什麼都冇做,你聽誰說的?”

阮慕楓愈發好奇:“蘭溪溪親自找我說的,她的意思是冇和九爺發生關係,突然懷孕,根據時間隻能推斷出那晚,和你發生什麼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