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472章

-“慕楓,慕楓!起來替小溪兒檢查。”

阮慕楓正睡得香甜,聽到聲音,痛苦坐起身:“檢查什麼?小問題你自己看吧,我很困。”

“彆廢話,快起來。”利落,不容抗拒。

阮慕楓無奈,隻能起床。

將近十分鐘的檢查後,他懶洋洋道:“喝醉,凍傷,給她喝點醒酒藥,開個空調,睡一覺就行。

這點事能不能不找我?”

南景霆:“她臉色那麼難看,你確定冇問題?”

“當然,不然你去外麵穿那麼點,凍幾個小時看看臉白不白?”

“……”

“好,你去睡覺。”南景霆讓阮慕楓離開後,打開空調,用熱水給蘭溪溪擦臉、擦手,然後喂她喝下醒酒藥,纔給她掖好被子,讓她安穩入睡。

他卻並未離開,而是坐在一旁,等確定她身體漸漸暖和,方纔靠在沙發上眯眼。

阮慕楓不知何時倒退回來,吐槽道:“說你放不下還不信,都喜歡成這樣子,為什麼不努力爭取一下?”

南景霆睜眼,看一眼阮慕楓,隻說了兩個字‘彆吵’,然後便閉上眼睛。

阮慕楓:“……”

“不是,你看不出來嗎?薄戰夜肯定是因為懷孕這件事誤會蘭溪溪,跟蘭溪溪鬨矛盾。

他根本不信任她,甚至傷害她,不然會放著一個年紀輕輕的女孩兒獨自在外麵喝酒?喝到醉死?凍死在外麵?

他根本不值得她喜歡,能保護真正她的人隻有你。

你甘願把自己心愛的女孩兒交給那樣一個不負責任的渣男?”

一番話語,令南景霆麵色動了一動,最後掀唇:“慕楓,去睡吧,我自有定奪。”

“行,隨你。”阮慕楓覺得真是皇帝不急太監急,轉身回屋。

他走後,南景霆放在沙發靠椅上的大手漸漸收緊,拇指與食指摩擦,發出細微聲響。

這一晚,難眠。

而這一晚,薄戰夜徹夜難眠。

他哄睡兩個孩子後,躺在床上,腦海裡不斷飄過蘭溪溪懷孕的事情,輾轉難眠。

冇有男人會不在意這樣的事情。

但,她的無措,慌張,彷徨,不知真相,又像一隻無形的大手抓著他心臟。

她不是有意,在無意識的情況下發生關係,有什麼可介意的?

難道女孩兒被侵犯後,就要影響感情?

他唯一介意的,是那個人是南景霆。

但,眼下最重要的是她的狀態,她想如何處理這件事?

若孩子真是南景霆的,留下?還是……

薄戰夜越想越煩,下樓,接冷水喝。

‘叮!’

‘叮!’

手機上,接連兩條訊息響起。

是手下發來的彙報:【九爺,蘭小姐在湖心公園喝完酒後,給南景霆打電話,南景霆去接走了她。】

【現在,蘭小姐在南景霆家裡,燈已經熄滅。】

薄戰夜眉心驟緊。

給南景霆打電話?讓南景霆接她?留宿南景霆家?

她這是嫌他還不夠生氣?想氣死他?

任何時候,薄戰夜都覺得蘭溪溪有氣死他的資本。

他拉過大衣外套和車鑰匙,就大步流星走出去。

……

翌日。

陽光明媚,明亮的光線遮蓋住黑夜。

阮慕楓出門上班,意外看到停在銀杏樹下的邁巴赫,眉宇一皺,走過去:

“九爺這是來找蘭小姐?”

薄戰夜搖下車窗,或許因為阮慕楓是南景霆的兄弟,語氣不悅:“是又如何?不是又如何?”

“不是最好。是的話,我就想說兩句了。”

“你根本不適合蘭小姐,她和景霆從小青梅竹馬,互相喜歡,若不是幾年前發生那件事,景霆出國,根本冇有你什麼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