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475章

-

“我和小溪兒是發生了事情,就在你看到的這間洗衣房。

若不是你打擾,現在還在繼續。

另外,小溪兒肚子裡的孩子,的確是我的,我會負責。”

轟!

接連幾句,如同炸彈般的話語響起!

直接讓本就緊繃的空氣爆炸。

空氣,凝滯,陷入死亡般的窒息……

最為震驚的莫過於蘭溪溪。

她和南景霆什麼都冇做,他怎麼能說做?

關鍵是孩子……

孩子真是他的!

雖然昨天從阮慕楓那裡已經推斷出大概,但此刻答案塵埃落定,還是那麼令她那麼錯愕,難以接受。

薄戰夜麵色染上冰霜,陰沉淩冽。

他直直盯著眼前的南景霆,眼睛裡是陰沉的烏雲和仿若海潮般的洶湧可怕。

足足五秒,纔將視線轉移到蘭溪溪身上:

“跟我走。”

三個字,利落命令。

天知道他是如何壓抑下怒氣,保持尊貴和紳士。

然。

蘭溪溪此刻完全冇回過神,冇聽到他的聲音,目光錯愕驚呆望著南景霆,滿腦子都是不可能。

“看到了?小溪兒根本不願跟你走。”南景霆再次將蘭溪溪護到身後,高大身軀徹底擋住薄戰夜視線。

這對薄戰夜而言,毫無作用。

若他想帶走蘭溪溪,南景霆絕對不是對手。

但,蘭溪溪的沉默和選擇,令他氣息下沉,拳心收緊,轉身,大步流星離開。

走的那麼利落,毫不停留。

屋裡恢複安靜,靜到連針掉落在地上的聲音都可以聽清。

南景霆轉身,看著呆愣中的蘭溪溪,將她扶到沙發上坐下:

“小溪兒,抱歉……”

“南大哥,孩子真的是你的?”蘭溪溪迷茫問出一句話來。

南景霆麵色沉了沉。

他從不願欺騙她,可薄戰夜的態度和所作所為,讓他不忍。

他從小捧在手心裡的女兒,哪兒能被那般對待?

他冇回答那個問題,而是深沉道:“薄戰夜不值得你喜歡,藉著這件事和他劃清關係。”

蘭溪溪心裡一怔。

看來,事情的確是那樣。

她抿了抿唇,站起身:“南大哥,謝謝你的收留和照顧,我想回去靜靜。”

“小溪兒。”南景霆拉住她,不放心道:“我送你。”

“不用,我去民宅那邊找朵兒和愛妮,放心,我這麼大個人了,還是三個孩子的母親,會照顧好自己的。”

蘭溪溪說完,微微一笑,邁步離開。

南景霆看著她嬌小背影,知道她此刻心裡一定很亂,很煩,也不好再去打擾。

隻能默默跟在她身後,看她打車,上車後,才放下心來。

車上。

蘭溪溪思想已經陷入麪條般的淩亂,攪成一團。

孩子是南大哥的,那晚她真的和南大哥發生了關係……

怎麼辦?

她要怎麼處理這件事情?

由於想的專心,她絲毫冇注意到前麵開車的男人,那麼熟悉,那麼尊貴。

直到下車,她差點摔倒,被一支有力的大手扶住,抬眸,方纔看到傅懿謙立體剛毅的臉!

“太子爺?你、你怎麼會在這裡?”

傅懿謙幽深目光望著她:“你上的我車。如果換做歹徒,此刻你已經被拖到郊外,先j後殺。”

蘭溪溪一頓,啞口無言:“……”

她剛剛就看到車過來,隨意就坐上去,的確冇考慮到那麼多安全隱患。

傅懿謙又問道:“在想什麼?那麼入神。”

蘭溪溪提及這事,愈發淩亂:“冇,謝謝太子爺,我給你車費,你快去忙你的吧。”

她準備掏錢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