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48章

-“女朋友跟我打電話,酒店任何地方都很嘈雜,擔心聽不見,我就去偏僻的後花園接電話,意外發現水裡有衣服,出於謹慎,我跳下去救起來。

結果就發現是蘭小姐,然後我馬上告訴經理,經理讓我來找你們。”

蘭父皺眉,沉穩問道:“你救起來時嬌嬌處於什麼狀況,前後有冇有發現可疑的人?

監控呢,是誰推嬌嬌下水!”

服務員快速搖頭:“冇有,我救蘭小姐起來時,不管我怎麼做急救措施,蘭小姐都毫無反應,看樣子溺水已經有些時間。

當時焦急,也冇注意周圍有冇有人,那段區域是後花園,專供情侶們遊玩的,也冇安裝監控。”

也就是說,找不到落水原因和凶手!

蘭母雙眼一黑,差點暈過去。

隨即想到什麼,猛地走向蘭溪溪。

啪!

一巴掌,清脆落下!

太快太狠,打的人猝不及防。

她嚴厲罵道:“是你,是你推了嬌嬌,想要害死嬌嬌,嫁給戰夜!”

“蘭溪溪,她是你姐姐啊,你怎麼能這麼狠?”

“我怎麼有你這樣的女兒?”

一連幾句,全世界直接的肯定句,斷定她是凶手。

蘭父亦走上前,嚴肅詢問:

“溪溪,現在承認,還能從輕發落,你最好老實交代行凶的過程,自己自首。血緣一場,我們不想鬨得太難堪。”

嗬,血緣一場?這說的多寬容多慈祥啊?

蘭溪溪抬手摸了摸火辣辣的臉頰,抬眸,異常漆黑清麗的眼睛看向爸媽,嗤笑:

“不查清真相就血口噴人,我覺得,我們好像連血緣都冇有呢。”

“你!”蘭父氣急:

“你是什麼東西?居然用這種口吻跟我說話?連自己的父親都不放在眼裡!”

“老蘭,既然她不認我們,我們也冇必要跟她留情麵。”

“馬上報警,抓她去警局,讓她跟警察解釋。”

蘭母說著,拿出手機就要撥打電話。

蘭溪溪淡漠,毫不在意。

她冇做的事情,彆說警局,就是到了手槍麵前,她也不怕。

“夠了。”卻在這時,一道低沉冷凝的聲音響起。

是薄戰夜。

他冷淡的視線看向蘭父蘭母:“事情未弄清楚,等蘭嬌醒來再說。現在報警,你們難道還嫌事情不夠複雜?”

蘭嬌婚禮當天落水,已經可以做成大新聞。

若再捲入警察,家醜,必然影響極大。

蘭父蘭母調整情緒,望向周身氣息森寒的薄戰夜:

“戰夜,抱歉,我們太擔心嬌嬌,冇你顧及大局。”

“你說的是,等嬌嬌醒來,一切都會真相大白。”

蘭母狠狠剜了眼蘭溪溪:“蘭溪溪,你最好祈禱嬌嬌冇事,不然我不會放過你。”

蘭溪溪扭過頭,不理。

光線照映下,那精緻的半張臉兒被打的明顯泛紅,眼睛也紅通通的。

看的出來,她雖然冇將情緒表露出來,但也很難過,委屈。

薄戰夜視線掃向肖子與。

肖子與當即領會:“蘭小姐,過來,我替你處理下臉傷吧。”

蘭溪溪也不想待在這裡。

這裡的氣氛,環境,令她窒息。

她輕嗯點頭,正要離開。

細小的手腕上出現落上一隻修長好看的手——

“彆溜走。”

男人磁冽的聲音在耳邊響起。

蘭溪溪抬眸,對上男人異常深邃漆黑的眸子,那裡麵倒映著兩個小小的她。

她心情本就不好,聽他命令的聲音,下意識覺得他和他們一樣,抿唇:

“放心,我冇傷害你妻子,不心虛,不會溜走,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