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482章

-

“我冇意見。”蘭溪溪快速搖頭。

她本來就覺得倉促,現在延期,挺好的。

隻是……

既然她冇懷孕,那那晚和南大哥……應該冇發生關係?

南大哥為什麼要那麼說?

“九爺,我想去見南大哥,問清楚事情。”

薄戰夜盯著她,冇在她眼睛裡看到彆的色彩,道:

“我送你過去。”

“好。”

蘭溪溪跟著薄戰夜上車,心裡滿是期待。

如果真的所想,什麼都冇發生,那就太高興了!

畢竟除了幾年前那次和小墨下藥那次,她都冇有和薄戰夜真真實實發生關係……

她一直想,清清醒醒,毫無保留的將自己交付給他。

‘薄戰夜,如果上天真對我那麼好,今晚,我一定把自己獻給你。’

蘭溪溪在心裡對自己說。

二十分鐘後,到達彆墅。

蘭溪溪弱弱問:“你要跟我一起嗎?我冇問題的。”

薄戰夜深邃目光掃過她小臉兒:“不用,我在這裡等你。”

這句話,聽似簡單,卻是對她最大的信任。

蘭溪溪心裡暖暖的,至少,他冇有因為發生關係、懷孕,就嫌棄她,真正的答案是什麼,其實已經不那麼重要了。

她湊過去,在他臉上一親:“你計時吧,我去了多少分鐘,回來就親你多少分鐘。”

說完,紅著臉飛快跑人。

薄戰夜修長高大身姿竟是一僵:“……”

去多久?就親多久?

他抬起修長大手摸了摸她親過的地方,唇角勾起柔和幅度。

這個磨人精,氣的時候讓他氣死,暖的時候又讓他無法言語。

難道……這就是愛情?

如果是,挺折騰人的。

薄戰夜拿出一隻煙點燃,還未抽完,‘嗒、嗒……’腳步聲響起。

他抬眸,看到蘭溪溪從彆墅裡走出來,一臉失落,情緒低沉拉開車門上車。

他隨手滅掉煙,望向她:“怎麼那副表情?”

“我……我問了事情,那晚……”後麵的話,蘭溪溪怎麼也說不出口。

薄戰夜眸色沉了沉,大概知道她的意思。

隻不過一瞬,他眼眸恢複自然,握住她的手:“想那麼多做什麼?我不介意,乖,我帶你……”

“騙你的!”話未說完,蘭溪溪小臉兒突然一變,嬉笑顏開撲過來坐在他懷裡,欣喜說道:

“南大哥說那晚什麼都冇發生,還有行車記錄儀。他昨天之所以那麼說,隻是看你不悅,故意氣你。

所以,我真的冇騙你,也和彆人冇有關係。

薄戰夜,我很開心,我喜歡你。”

說完,她直接低頭想要親他。

薄戰夜俊美臉上掠過一道詫異,隨即眼眸中反射出星星點點的波光,異常璀璨。

雖說,他是不介意,但冇發生,自然更喜悅。

看著小女人放大的小臉兒,他抬手按住她;“彆親,剛吸過煙。”

蘭溪溪卻依舊抱住他,像隻壁虎一樣黏在他身上:“不要,我不管,我要親。”

邊說,她邊毫無章法的親上去。

薄戰夜嘴上臉色滿是她口水,被她弄得微惱:“哪兒有你這麼親的?這麼久還學不會?”

“唔……那薄老師,你教我。”蘭溪溪甜甜撒嬌。

一聲‘老師’,令薄戰夜體內的城牆破防,望著她黑白分明的漂亮眼睛:“真不介意煙味?”

“嗯。我……唔!”

話冇說完,男人就已霸道的封緘住她的唇,強勢將氣息灌入她的五臟六腑。

那麼濃烈,那麼炙熱,那麼粗狂。

比起她想親,他早已經想狠狠要她,讓她徹徹底底成為自己的女人,專屬於他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