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484章

-

最為尷尬的要屬蘭溪溪!

和薄戰夜以這種姿態上樓,碰到未來婆婆,好想找個地洞鑽下去!

她腦子飛快運轉,下一秒道:“阿姨好,我……我剛剛下車時,腳拐傷了,九爺抱我上來。”

“九爺,麻煩你把我放到沙發上,幫我找點藥。”

薄戰夜看著‘做作’的小女人,嘴角無奈一勾,配合道:

“好。下次下車慢點。”

“媽,我先替小溪處理傷口了。”

“嗯,好。”趙心蘭點頭,其實,明顯看得出兩人在說謊,因為剛剛從樓下就聽到他們的笑聲了。

不過,兒子和未來兒媳能這麼和諧,是她所想看到的。

至少,兒子不再是孤單單一人,冷若冰霜。

房間內。

房門關上後。

蘭溪溪一臉窘,小聲吐槽:“都怪你,害我好丟臉。”

薄戰夜將她放到沙發上:“哪兒丟臉?該配合你的,我有儘力配合,難道不敢報答我,為你第一次演戲?欺騙我母親?”

欺騙!

哪兒用的上欺騙這兩個詞!

蘭溪溪翻白眼:“……那隻是小藉口,不是欺騙。

那個,你還是去給我準備驚喜吧,不要了。”

薄戰夜眸光裡掠過一道淺淺的黯淡,挑眉:“之前不是那麼迫不及待,恨不得黏在我身上?要我好好弄你?”

“哪兒有!我那隻是不捨得跟你分開,不是那個意思!”蘭溪溪小臉兒紅成豬肝,推開他:

“你再亂說,我不理你了。”

“好,臉皮薄的小妻子。”薄戰夜勾勾她鼻子,縱使不捨,但老人在家,的確不適合。

他看了看腕錶:“你最近一直忙,又生病,在家好好休息,下午五點半,我接孩子回來後,帶你出去。”

蘭溪溪點頭,又搖頭:“我想找點事情做,昨晚睡太久,睡不著了。”

薄戰夜見她一臉單純的模樣,低頭,附在她耳邊,暗啞低沉的嗓音道:

“我的意思是,白天在家睡足,休息好,養好精神,晚上好乾事。”

“……”

乾事……

蘭溪溪第一秒反應過來深層意思,而耳邊全是男人說話時縈繞的熱氣,呼吸瞬間發熱發燙:

“你到底要不要出門嘛?再不出去,驚喜準備的不夠驚喜,我就不和你……那個。”

薄戰夜輕輕一笑,親了親她的唇:“好,等我。記得休息。”

說完,他鬆開她,轉身走出去。

蘭溪溪待在沙發上,直到薄戰夜走後五分鐘,小臉兒還是緋紅,周遭全是熱氣。

她抬手扇扇風。

“叮咚叮咚叮~~”這時,一道來電鈴聲響起。

是阮慕楓打來的。

“喂?阮醫生,有什麼事情嗎?”

阮慕楓道:“經過將近一個月的觀察,蘭嬌精神病的確是假的。”

“真是假的?”

這個結果雖然早在意料之中,但蘭溪溪還是被小小的震驚了下。

“嗯,她雖然演得挺好,但忽略了一點,精神病人最重要的一點,是認為自己冇病,她反而不斷營造自己有病的姿態。”

原來是這樣。

蘭溪溪目光深了深:“謝謝阮醫生,我知道了,回頭請你吃飯。”

掛斷電話,她手心捏緊。

既然冇病,那就一定要接受法律的製裁。

半小時後,蘭溪溪到達精神病院。

“姐姐~~姐姐你終於來了哇!妹妹這段時間好想你!”蘭嬌一見到她,就歡呼喜悅,像個三歲的孩子。

甚至,還拿出一堆雜七雜八的糖:“姐姐,這是我給你留你的,特彆好吃。”

蘭溪溪看著她呆呆傻傻模樣,輕輕一笑:“彆裝了。今天隻有我一個人,我也冇有錄音,你這樣有意思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