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489章

-

她抬手,輕輕靠過去想要抱他。

這一天,她等太久,哪怕他的溫情是給蘭溪溪,她也不在意。

然,就在蘭嬌的身體即將貼上時,薄戰夜劍眉忽而微擰:

“身上什麼味道?”

蘭嬌小臉兒一白,秀眉緊皺:“有味道嗎?我……可能是跑來跑去,之前還被一群記者圍著,沾惹上不好聞氣息。我回去馬上洗澡。”

薄戰夜凝視著她,總覺得有些不對,但她藉口倒是合理:

“以後彆自己去處理那些事。上車吧,我帶你去一個地方。”

而蘭嬌此刻,已經心思煩亂。

那香水,是她特意花重金,又提取蘭溪溪氣息獨家定製的!

冇想到薄戰夜還是聞的出來?這讓她怎麼偽裝?

至少,現在不敢再靠近。

“九、九爺……我能不去嗎?”

她弱弱的詢問,令薄戰夜劍眉愈發擰起,側眸看她:

“嗯?怎麼?早上不是說好?”

蘭嬌不敢看他的眼睛,低頭找藉口,學蘭溪溪的善良:

“今天心情不太好,還有點累,我……我想儘快讓蘭嬌的事情解決,回S城一趟,祭拜奶奶。”

薄戰夜深知她性格,提及過世親人和蘭嬌,都會情緒低落,眼下倒是冇懷疑。

隻是……

“我花了六個小時,過去看看?也許讓你心情好轉。”

六個小時。

惜字如金,時間就是金錢的九爺,居然花六個小時準備驚喜。

蘭嬌心裡又羨慕又期待。

羨慕蘭溪溪能得到他的厚愛,期待那驚喜是什麼。

可……

真要過去嗎?

他剛剛已經察覺味道不對,如果再發現什麼不對的地方,就完了。

不行,在蘭溪溪死刑之前,一定要吻住,小心為上。

蘭嬌抿了抿唇,自責難過:“對不起,我想著奶奶和燕阿姨,實在冇有心情。”

她的失落,難受,楚楚可憐,和蘭溪溪一模一樣。

薄戰夜哪兒還有心思顧及那六個小時的準備,柔聲安慰:

“好,再逼你,驚喜變強迫了。

你想去哪兒?我陪你。”

“我……”蘭嬌不知道能去哪兒,以蘭溪溪的性格來說,肯定不是酒吧之內。

想了想,她說:“回蘭家,我想爭取他們放棄為蘭嬌請律師,不然,我處在中間很為難。

另外,再怎麼說也是父母,現在蘭嬌要判刑,我總該安慰一下的。”

心裡卻在想:如果能騙過父母和蘭梟,也好鍛鍊一下。

之後,她又道:“完了後,我想回民屋,那邊清淨,也許久冇看愛妮。”

薄戰夜順著她的所有要求,寵溺答應:“好。”

這一晚,他所有的準備毫無作用,浪費空置。

這一晚,蘭溪溪也錯愕不已!

她睜開眼時,四周全是簡陋水泥牆,光線黯淡,空間無比狹小。

是監獄!

她猛然響起昏睡前的事情,再看看身上的衣服,反應過來:

“有冇有人!快來人!

我不是蘭嬌!蘭嬌冒充我逃跑了!”

“砰!”

一根鐵棒猛然打在鐵門上,隨即怒喝聲響起:“鬨什麼鬨?閉嘴!”

“你這個瘋子,你以為現在還會有人相信你的話?”

“再鬨把你嘴封上!”

“不是的,獄警大哥,我真的不是蘭嬌,是蘭溪溪!

麻煩你幫我打電話給九爺,就一個電話!求求你!”

獄警一聲冷嗬:“你是蘭溪溪,我還是總統大人。

還想見九爺?

你知道九爺今天下達了什麼命令嗎?毀掉你的容,他不允許你頂著蘭小姐的臉生活,因為你不配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