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490章

-若不是國夫人出麵,你這會兒早已毀容了,好自為之吧!要不然,打死你國夫人都不知道。”

蘭溪溪心底瞬間一顫。

九爺下命毀容?

所以,他根本不知道在這裡的是她!

還有國夫人,她居然在這種情況下還保蘭嬌。

蘭溪溪無助又頭疼坐到冰冷的小床上,後悔自己早一分鐘掛斷通話,也後悔去見蘭嬌。

她早該知道的,以蘭嬌為人,根本不甘心做精神病,也不隻是逃避刑法!

這樣缺德病態的辦法,都能被她想出來!

怎麼辦?

她要怎麼辦?

要是出不去,就徹底完蛋了!

一夜未眠。

第二天早上,準時派送早餐。

隻是饅頭和鹹菜。

蘭溪溪倒不嫌棄,隻是每一次有人過來,都是她的希望,她焦急道:

“大哥,我真的冇有騙你,我真的是蘭溪溪,你給我一個機會行不行?

隻要你幫忙,出去後,無論你要什麼感謝,我都答應你。”

獄警冷冷看著她:“你這戲到底要演到什麼時候?是不是死之前都厚顏無恥?

我告訴你,就憑你殺人無數,和那些錄音內容,我就不可能相信你半個字!

另外,三天後開庭,宣佈你的判刑,有秦總和蘭小姐的聯名狀,你十有八.九都是死刑。

你就把你這演技留到地獄吧。”

三天後?

聯名狀?

死刑?

一定是蘭嬌搞的鬼!她想讓她死!

蘭溪溪氣的額頭青筋暴起,手心裡滿是冷汗。

她真的冇想到,蘭嬌能做到這個地步……

獄警又罵道:“愛吃不吃,來人,把她嘴堵住,不要再聽到她的聲音。”

“是。”另外兩名獄警上前。

蘭溪溪快速回神,被這獄警的智商氣到,忍不住罵人:

“我要是蘭嬌,會說自己是蘭溪溪嗎?我騙你又有什麼好處?

這麼粗糙的謊言,就算見到九爺,也會一秒即破!我會蠢到那個地步嗎?

可是,如果我真是蘭溪溪,冤死在這裡,讓蘭嬌代替我逍遙法外,你就是最大的失職者!

到時候你負得起責任嗎?

你有冇有判斷力!到底怎麼畢的業?進的這裡?”

獄警被罵的滿臉發白。

他不否認蘭溪溪說的話。

可這個作惡多端的女人,誰知道她又在耍什麼幺蛾子!

“我要是不小心放你出去,才負不起責任!

你們還愣著做什麼?把她嘴堵上,手也捆好,免得砸門。”

“是。”

蘭溪溪被幾人綁到了小床上,門也隨之關上。

她所有的希望再次落入穀底,眼睛變暗變淡。

以這些人對蘭嬌的厭惡和智商,她根本彆想找到辦法,唯一的機會就是三天後、庭審……

隻有那個時候,纔有開口說話的機會。

可這三天,誰知道蘭嬌在外麵做什麼幺蛾子?

拜托拜托,小墨,丫丫,薄戰夜,他們一定要發現她的不對勁。

……

外麵。

薄戰夜昨晚陪‘蘭溪溪’住在民宅,並未休息好。

因為蘭嬌的事,是她心結,他自然要出手擺平。

但,橫在中間的是國夫人。

一大清早,國夫人便親自到達這裡:

“薄九爺,溪溪,你們一定要做到那個地步嗎?

嬌嬌她是做的很錯,我也不為她說話,但她那麼年輕,就除以死刑,我……實在想不得那個畫麵。

算我拜托你們,放她一條生路,將她判處無期徒刑都行,行嗎?”

薄戰夜作為帝國位高權重,且說話很有分量的人,是應該權衡利弊,且給國夫人幾分顏麵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