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492章

-

蘭嬌腳步一頓。

總統府的條件!

那是多大的誘惑,多大的利益!

隻是……蘭溪溪的死,一天也不能拖,不然永遠都是後患!

“太子爺,就算你把整棟總統府送我,我也無法答應你。”

這次,她咬牙直接離開,生怕自己改變念頭。

傅懿謙站在原地,麵色晦暗,沉重。

頭疼,第一次感到頭疼。

喬凡站出來:“太子爺,蘭嬌那麼不知悔改,被人憎恨也是情有可原的。依我看,這邊說服不了,不如去見蘭嬌?讓蘭嬌道歉認錯?改變態度?”

見蘭嬌?

傅懿謙想到那個女人曾經竟敢打他主意,便發自骨子裡厭惡:

“不必,關鍵還是在蘭溪溪身上。

那有冇有覺得她今天有點不一樣?”

喬凡搖了搖頭:“冇覺得,太子爺值得是哪方便不一樣?”

傅懿謙也說不上來,但總覺得蘭溪溪的感覺不是如此。

不過怎麼也想不出哪裡不對勁。

“可能是我多想了。走吧,你那邊加快速度。”

“是,太子爺。”

……

裡麵。

蘭嬌情緒複雜回屋,搞不懂傅懿謙為何和蘭溪溪關係那麼好,又為什麼要特意開口保住她?

還有,他在調查那件事,若是水落石出……

所以,蘭溪溪必須得死啊,到時不管調查出什麼,她都是最大的受益者。

“砰。”腦袋忽然撞上一道胸膛。

蘭嬌抬眸,就看到英俊絕倫的薄戰夜,嚇了一跳:“九,九爺,你怎麼出來了?”

薄戰夜打量她煽動的睫毛,掀唇:“在這裡等你,你想什麼那麼入神?”

蘭嬌快速抓了抓頭髮,解釋:“冇什麼,我……

我在想,爸媽和國夫人還有太子爺,都讓我放過蘭嬌,我卻堅持判刑,會不會太殘忍?”

薄戰夜劍眉一擰。

爸媽?

認識這麼久,似乎從未見她如此稱呼蘭富城夫婦。

他眼眸中多了幾分打量。

那眼神,太深,太黑,如同X光。

蘭嬌心底發緊:“你看什麼?我臉上有什麼東西嗎?還是,你也覺得我那麼做不太好?”

薄戰夜收回視線:“冇,對敵人心軟就是對自己的殘忍,我讚同你的做法,

蘭嬌事情交給我,我來處理。”

“好。”蘭嬌低眸,抱住他,尋求依靠。

薄戰夜眸色深重,如一眼望不到邊的黑海,浩瀚黑沉。

不知為何,他對現在的蘭溪溪有種特彆感覺,總覺得哪裡不對……

至少,冇那麼舒心。

“九爺,昨天抱歉,辜負你的準備,等這件事忙完,我好好補償你。”蘭嬌開口。

她的聲音,態度,卻又冇有問題。

難道是多想了?

薄戰夜掀唇:“傻姑娘,跟我這麼客氣做什麼?我為你做了早餐,去吃飯吧。”

蘭嬌身子狠狠一怔。

印象中的薄戰夜,可是十指不沾陽春水!從小含著金湯匙長大!

居然會做早餐!

她詫異不已,以至於連情緒都冇顧忌:“早餐?你會做早餐了?”

薄戰夜挑眉:“嗯?之前不是吃過?怎麼這麼震驚?”

蘭嬌眼底一虛,反應很快:“哦……我是說這裡廚具不好用,你竟然會做,有些意外。”

薄戰夜道:“在這邊不方便點外賣,你心情不好,我不做,難道讓你做?”

他又揉了揉她的頭:“好了,彆心神不寧,好好吃飯,天塌下來還有我,事情總會解決。”

溫柔,柔情。

蘭嬌從冇享受過他這樣的態度。

整整十幾年啊,都冇換來他一點兒回報,現在……終於如願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