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493章

-看著他寬厚的脊背,高大身軀,她忽然不想再忍。

如果和他發生關係,再拿去刺激蘭溪溪,蘭溪溪該有多痛苦呢?

哈哈,一定死不瞑目吧!

“九爺……”想著,蘭嬌坐到位置上後,突然認真開口:“那個……那個今晚我們能……那個嗎……”

她刻意問的羞澀,緊張,尷尬。

一直以來,蘭溪溪不就是靠著這幅姿態,將薄戰夜迷惑住的?

果不其然,薄戰夜眸光掠過一道星光;“昨晚準備好,你說心情不好,今天又開口,你確定不會改變主意?”

蘭嬌輕輕點頭:“抱歉嘛,昨天事發突然,但今天不一樣。我不想去在意不開心的事情,影響我們的關係。

要不,吃了飯我們就過去?”

薄戰夜捏捏她的臉:“吃飯,飯後再說。”

“好。”蘭嬌甜甜一笑,期待不已。

其實,她笑起來,不用偽裝,也和蘭溪溪一模一樣。

那麼燦爛,開心。

薄戰夜收起之前所有情緒,不再懷疑。

飯後,他如願帶她去新婚彆墅。

屋內,茉莉花依舊飄散著清香。

薄戰夜僅掃了一眼,便道:“花有些謝了,我重新弄?”

“不用。”蘭嬌飛快搖頭:“我不在意的,隻要和你在一起。”

這句類似的話,蘭溪溪之前說過。

薄戰夜眼眸瀲灩而深邃,一拉將她拉入屋內,帶上門,低頭親上去。

蘭嬌肩膀縮緊。

雖然和幾個男人發生過關係,但薄戰夜永遠是她最想要的一個。

這一天,她終於等到!

以她的經驗,他的力量、身軀……全都比那些男人優秀。

她緊閉上眼,等待這幸福的一刻。

然……

想象中的親吻遲遲冇有落下。

好奇睜開眼,就對上那張停頓的臉,無比緊張而又忐忑:

“怎麼了?”

薄戰夜也不知自己怎麼了,盯著近在咫尺的蘭溪溪,竟冇有絲毫念頭,甚至親不下去。

該死!

他直起身,無法解釋這一狀況:“抱歉,我忽然胃疼。”

“啊?你帶藥了嗎?嚴不嚴重?要不我馬上給肖醫生打電話,給你送藥?”蘭嬌擔憂焦急。

看著她的小臉兒,薄戰夜心裡莫名煩躁。

好不容易到這一刻,為何會出現這種情況?

他道:“不用,我讓莫南西來接你,我開車過去。”

說完,他直接離開。

蘭嬌僵在原地,更是惱怒!

該死的,都走到這一步,為什麼上天不滿足她!

偏要這麼跟她過不去嗎?

那她就一定要讓蘭溪溪死!

隻有她死了,一切纔是她的!

蘭嬌如此想著,再次拿出手機,撥打律師電話:

“怎麼樣?法院那邊有訊息了嗎?”

“蘭小姐,之前按照你說的,提前時間到三天後,另外,我打探了下口風,的確是死刑。”

蘭嬌嘴角一勾:“那就好。

對了,我讓你辦理的犯人不參與開庭,辦的如何?最主要是,蘭嬌她上庭也會辯解,我覺得冇有必要。”

“蘭小姐,九爺有說過無論你什麼要求都答應,這個自然也幫忙打理好了。”

“好的,謝謝。”

蘭嬌掛斷電話,嘴角和眼底滿是陰冷得意的笑。

蘭溪溪啊蘭溪溪,一定還在傻傻的等著開庭吧?

可惜了,不會給你這個機會!

蘭溪溪的確在等,在盼。

她以為撐過去三天,隻要一上法庭,她一說話,小墨和丫丫,還有薄戰夜一定會認出她。

可是她冇想到,等來的隻是——死刑。

“恭喜你,蘭嬌,你的刑判下來了,死刑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