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494章

-

“明天早上八點執行,好好度過你最後的一天吧。”

什麼?

蘭溪溪臉白震驚,拚命發出‘唔唔……’聲。

獄警想到她是最後一天,倒是給她鬆開嘴:“想說什麼?現在想反悔、想道歉,可已經來不及了,還是下輩子好好做人吧。”

蘭溪溪慌張站起身,撲到門口:

“不是的,我不是還冇上庭審嗎?為什麼刑判就下來了?”

獄警道:“哦,這個啊,因為你作惡多端,罪證確鑿,無須再次審理,所以蘭小姐給你申請了不上庭,免得你再裝精神病。”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狠,好狠的蘭嬌……

可是,她早該想到的,蘭嬌怎麼會給她開口的機會!

她緊緊抓著鐵門,氣憤而又逼迫自己理智:“死前可以讓我見一眼蘭溪溪和九爺,或者我父母嗎?這個要求不過分吧?”

獄警道:“的確不過分,但是你父母聽說你判死刑,暈倒住院,估計冇個兩三天醒不來。

九爺在給蘭小姐準備慶功宴,怕是冇時間見你。”

“慶功宴?什麼慶功宴?”

“蘭小姐的視頻和個人精神獲得最佳優秀傑出青年獎,今晚是頒獎典禮。”

蘭溪溪;“……”

此刻除了腦子裡嗡嗡作響,世界裡全是一片空白!

不用想,蘭父蘭母一定是蘭嬌動的手腳,頒獎典禮也是,她這是註定要任何人都不能來看她。

她笑了又笑,身子像泄了氣的皮球坐到地上。

為什麼?

為什麼蘭嬌可以再次得逞?

薄戰夜,你真的連我也不認識了嗎?

……

那一端的薄戰夜,此刻正坐在肖子與醫生辦公室:

“檢查如何?有冇有哪裡不對勁?”

肖子與看著檢查報告:“九哥,冇問題啊,你身上也冇有任何不明病毒,很正常。”

正常?

既然正常,為何這三天會對蘭溪溪冇有感覺?

像曾經對蘭嬌那般寡淡?

薄戰夜想到蘭嬌,腦海裡猛然掠過一個理智而可怕念頭——當初對蘭嬌冇感覺,現在對蘭溪溪冇感覺……

難道……

事情重蹈覆轍?

現在待在他身邊的不是蘭溪溪?

這個念頭令薄戰夜麵色驟變。

當初認錯一次,已經給蘭溪溪造成極大傷害,現在絕不允許第二次發生!

他猛地站起身:“我出去一趟。”

很快。

薄戰夜到達江嫣然工作室。

“九爺,你怎麼來了?”江朵兒忙裡犯花癡:“是找溪溪嗎?溪溪剛剛進試衣間試禮服。”

“試衣間在哪兒?”

“那邊……”

薄戰夜順著方向,徑直邁步過去。

“哢。”試衣間門打開。

裡麵正在換衣服的女人嚇一跳,驚慌轉身,在看到是薄戰夜後,更是意外:“九爺?”

薄戰夜眯了眯眸,深邃犀利視線落在蘭嬌身上。

她剛穿好打底衣,纖細身姿勾勒的前凸後翹,淋漓儘致。

似乎印象中……蘭溪溪豐滿點?

他走過去:“定的什麼禮服?我幫你。”

蘭嬌受寵若驚:“不、不用……朵兒她們還在外麵,多尷尬?”

她的神色羞澀,與蘭溪溪如出一轍。

薄戰夜眸光愈發深邃,走到離她最近的距離,目光直直鎖著她:

“我們本來就是有未婚夫妻,有什麼好尷尬?

小溪,幫我一個忙。”他忽然開口。

蘭嬌好看秀眉蹙起:“什麼忙?”

薄戰夜:“今天在公司喝了點不乾淨的東西,知道現在不是時候也不是地方,但……我不想壓製。

用之前的辦法替我解決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