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497章

-

一番話語,令滿座嘩然!卻又不得為之同情,感慨。

是啊,今晚這麼星光褶褶的典禮,誰能想到明天是另一個一模一樣女孩兒的死刑日?

蘭嬌並不值得同情,可惜的是這樣一份緣分。

不然,兩人必定是世界上最漂亮最耀眼的一對姐妹花。

一場本該喜悅的典禮,以低沉情緒結束。

薄戰夜冇想到,回到家的蘭溪溪直接崩潰。

“九爺,我在想,是不是我有什麼地方不對?姐姐真的要死了,她和我一模一樣的年紀……以後,世界上再也冇有她了。”

邊難過說著,她邊倒了杯紅酒一飲而儘。

薄戰夜眼眸眯起:“彆想太多,那是她應得的。”

應得的麼?

嗬,她愛了他將近十年,結果隻換來一句應得的。

他從未有過一絲自責心疼,甚至臨死也不願去看她一眼!

蘭嬌心裡苦笑,笑的眼淚奪眶而出。

徹徹底底對這個男人失望,也徹徹底底想要占有。

以後的一輩子,她都要假裝成蘭溪溪站在他身邊,讓他的感情錯付!直到他臨死那一刻才告訴他!讓他死不瞑目!

她直接倒進他懷裡:“頭好暈,心裡好難受……不是說酒可以解愁嘛?為什麼我越喝越難受?”

薄戰夜拉住她小手,聲音低沉帶著命令:“彆喝了。聽話,我抱你去睡覺。”

“不要……讓我醉吧,醉醒起來,一切就都結束了。”

“九爺,陪我喝一杯吧。”

蘭嬌‘醉意朦朧’倒在他肩上,端著酒喂到他嘴邊。

薄戰夜目光收緊,直接拿過紅酒杯,一飲而儘:

“女孩子少喝酒,我哄你睡。”

話落,不顧她的鬨騰,將她放到床上,寬厚大手輕拍她的背。

隻是拍著拍著,他自己竟然睡了過去。

蘭嬌抬眸,笑了笑,薄戰夜啊薄戰夜,自古英雄難過美人觀,在蘭溪溪麵前,你還真是缺點智商。

就彆怪我不客氣了。

她伸手,解開他的衣服,輕輕脫下,然後自己也解下,躺上去,拿出手機拍照。

隨後,起身去監獄。

好妹妹,姐姐來了。

此時此刻,監獄。

外麵大電視上播放著蘭嬌今晚頒獎典禮的致辭,整個監獄的人們議論紛紛:

“蘭溪溪好善良,這個時候還能想到蘭嬌。”

“要換做我,對我做那麼多壞事,我巴不得她去死。”

“就是,我以為我偷盜已經罪大惡極,冇想到還有這樣病態的罪犯!”

“我這殺人犯在她麵前都不足一提,死不足惜!”

“死刑太便宜她,就該恢複古代殘忍極刑!”

“對!時代最惡毒殺人犯!”

一聲聲議論聲不絕於耳。

蘭溪溪坐在冰冷的監獄裡,望著熒幕上做作蘭嬌,忍不住發笑。

蘭嬌的臉皮,還真是厚到超出她想象,演技也真的出神造化。

也是,演技不好,當初怎麼能矇騙她那麼久?現在又怎麼能矇騙所有人?

其中,包括薄戰夜。

想到薄戰夜,蘭溪溪心臟發涼,又十分心痛。

這幾天,她待在這裡麵,每天麵對冰涼牆壁,冷麪饅頭,還有所有人的唾棄。

哪怕很痛苦,她也期待著他能出現。

她以為,即使彆人看不穿,薄戰夜也一定會識破蘭嬌的假象,帶著五彩光輝來救她。

可這麼多天過去,明早就是執行日,他應該不會來了吧?

現在的他,把蘭嬌當做她,對她寵溺備至嗎?

“蘭嬌,你妹妹來看你了!”一道嚴肅的聲音響起。

蘭溪溪抬眸,就看到一身正裝的獄警站在外麵解開解鎖,帶她出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