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498章

-

蘭溪溪頓時收拾所有情緒,站起身,二話不說就走出去,去會見室。

“蘭嬌,你個惡魔!瘋子!你到底要這樣不知悔改到什麼地步?”

聲音很大,情緒激動。

蘭嬌嚇得臉白往後退:“啊……姐姐,你在說什麼呢?你瘋了嗎?怎麼叫你自己的名字?

獄警大哥,她是不是精神真出了問題?”

獄警用力抓住蘭溪溪,嚴肅警告:“安份點!

然後對蘭嬌尊敬說:“蘭小姐不用在意,她這種瘋子自從幾天前進監獄就叫囂著自己是你,當我們是傻子,還會相信她?”

“蘭小姐你也真是有心,誰都冇來看她,你還過來。這麼真善美,難怪能得到九爺的喜歡。”

蘭溪溪氣的捏緊手心,如果襲警不犯罪,她這會兒真恨不得撐大獄警的眼睛,讓他好好看看,到底誰纔是傻子。

可她知道,說再多也冇用,她靜靜望著蘭嬌:

“你這次過來想做什麼?宣告你的成功?還是得意的來送我最後一程?”

蘭嬌弱弱道:“姐姐,你怎麼能這麼誤會我呢?我真的隻是單純的想來看看你。

獄警大哥,你能給我們私人空間嗎?”

獄警對未來的薄夫人自然恭敬不已:“好的蘭小姐,不過她性格暴躁,你要隨時小心,有事立即叫我們,我們就在外麵。”

“好的,謝謝你們。”蘭嬌溫柔可人點頭,等獄警一走,那張臉立即變了樣:

“你猜對了,我真是來宣告成功的。

你看,這是我和九爺的親密照,你心心愛愛、深情不已的九爺,可完全冇有認出我是假的哦,還和我發生了關係。

在發生關係前,我還特意吃了促卵藥,指不定現在肚子裡,就有小寶寶在孕育了呢。”

蘭溪溪看到照片上赤著身子抱在一起的兩人,眼眸睜大,隨即臉色猛地一白。

他們……他們睡了……

不,不可能……

“不會的,你以為我會相信你的騙局?你不就是想讓我死不瞑目嗎?九爺他根本不會碰你的。”

“是嗎?”蘭嬌走到她麵前,笑著道:“九爺特意帶我去新婚彆墅,還準備了滿屋茉莉花和荔枝,深情跟我告白呢。

早知道,我該拍個現場版給你看的。

不過你信不信都不重要啦,以後的時間,我會代你好好和九爺在一起,再去墓碑前看望你的。”

蘭溪溪瘦弱的身子氣到顫抖!

“等被髮現,你一定會死的很慘。”

“那也冇啥,畢竟你死在我之前呢。”蘭嬌笑意瑩瑩,玩弄著手指上的戒指,越看越喜歡:

“行了,我也不跟你浪費口水,還要回去躺九爺的被窩呢。

你明天好好安息,我和九爺就不來看你了,一路走好。”

說完,她邁步就走。

若就讓她這麼回去,她一定死定了!

蘭溪溪小臉兒一沉。視線落在一旁的開水瓶上,帶著手銬的手拿起來,就狠狠砸過去。

“砰!”

“啊!”

開水倒落在身上,蘭嬌痛到失聲尖叫,身上也滿是被玻璃劃傷的痕跡。

蘭溪溪不管不顧,撲過去,狠狠將她壓倒在地上,唇死死咬住她的頭髮……

當獄警衝進來,就看到滿地狼藉和扭在一起的兩人:

“蘭嬌!住手!快給我鬆開!”他大步上前拉人。

然,蘭溪溪死活不放:“讓九爺和所有人過來!不然我不會放開她!”

邊說,她邊雙腿狠狠夾住蘭嬌,像麻神一樣死死綁在蘭嬌身上。

嘴上的力道,也絲毫不鬆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