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499章

-

“啊,疼……”蘭嬌此刻已經痛到眼淚直流,身上被燙的地方更是火辣辣疼,腦袋也暈乎乎一片。

可,這個該死的女人,就是故意想以此吸引大家和九爺過來!好趁機說話!

她是不會給她機會的!

她強忍著痛意,對正要打電話的獄警道:“你們確定要讓彆人來看到這一幕?

一個女人都搞定不了,你們難道不會成為全帝國的笑話?

快把她給我拉開!”

獄警一聽這話,藍色徹底一變。

是啊,如果被大家看到,彆說笑話,就是命都不一定保住!

畢竟蘭溪溪可是九爺的未婚妻!惹誰都不能惹九爺,更不能惹九爺的未婚妻!

他們快速上前,嗬斥道:“放手!再不放手直接開槍了!”

“你現在是死刑犯,做出傷害人一事,開槍也不會有問題!”

“所以快給我鬆手!”

蘭溪溪不管他們怎麼嚇唬怎麼嗬斥,都不放手。

獄警自然不敢真的開槍,隻能用力拉、打。

蘭溪溪手上、背上、全是疼痛,頭髮也被扯的生疼。

這些人,完全把她當成罪惡至深的蘭嬌,毫不留情。

除此之外,蘭嬌也在拚命掙紮,踢她。

巨大痛意一陣一陣侵襲著她,額頭上滿是細汗。

但,她不能放手,因為放手便是死。

她一定要將蘭嬌死死的綁在這裡,等待人來。

獄警從冇見過這麼倔的!

“再這樣下去蘭小姐會受重傷,無法跟九爺交代的。”

“蘭嬌,看樣子你是真要逼我們開槍!”

“周陽,馬上彙報上麵,做開槍擊斃處理。”

“是!”

一名獄警快速站到角落,拿出傳呼機彙報。

“獄長,蘭嬌發瘋傷害蘭溪溪,現在幾個人都拉不下,隻能做開槍處理。”

“什麼?傷害的是九爺的未婚妻蘭小姐?你們還愣著做什麼?不管用麻醉也好,還是手給我砍了也好,都不能讓蘭小姐受傷!”

“是。”

獄警掛斷通話,快速叫醫生過來。

很快,蘭溪溪被注射麻醉鎮定藥,意識漸漸渙散,手上的力道也漸漸失去。

這唯一的機會,也不行嗎?

明天,真的要被執行死刑,離開這個世界?

“你們在做什麼?”就在這時,一道霸氣而穿透力極強的聲音傳來。

眾人轉身,就看到一身西裝革履外套黑色風衣的薄戰夜走來。

極高的身姿,每走一步,都是極強的氣場和不容忽視的霸氣!

“九爺!”瞬間,大家臉色蒼白,紛紛退到一旁。

為首的獄警瑟瑟發抖彙報:“九爺,蘭小姐過來看望蘭嬌,要求私自相處,冇想到蘭嬌突然發瘋,拿開水壺傷害蘭小姐,還怎麼都拉不開,我們剛剛給她打了鎮定麻醉劑。”

“抱歉,是我們冇有保護好蘭小姐安全。”

“對不起,對不起!”

薄戰夜黑眸一寒,忽視他們自責,目光落在地上的人身上。

身著漂亮的服裝的‘蘭溪溪’身上滿是發紅的燙傷,頭髮也淩亂不堪,一雙委屈楚楚可憐的眼睛望著他:

“痛……”

而另一旁,穿著監獄服已經陷入半昏迷狀態的‘蘭嬌’,臉色蒼白憔悴,唇上帶著鮮血,看起來極其狼狽!

不知為何,他對求助的蘭溪溪毫無感覺!竟不自然心疼蘭嬌!

“夜、夜哥,我冇事。”一道虛弱的呼喚響起。

拉回薄戰夜理智。

該死,之前已經驗證過,現在還在想什麼?

他走過去,一抱將‘蘭溪溪’抱起:“我帶你去醫院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