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500章

-

轉而對獄警道:“把她先關起來,我晚點過來!”

“是,九爺。”

獄警們看著九爺離開,鬆下一口氣。

好險,好險……

都是這個該死的女人,差點害死他們了!

他們一把拉起蘭溪溪,毫不客氣帶他回監獄。

蘭溪溪迷糊不清的視線望著那道高大身姿越走越遠,想要動彈、想要說話,卻發不出一絲聲音。

這世界上,最遙遠的距離不是生與死,而是在他眼前,他卻不知道她是誰……

“這個該死的蘭嬌,居然還敢對蘭小姐動手!”

“執迷不悟!喪心病狂!”

“打死她!”

“在她死之前給她一個狠狠的教訓!”

“對!”

耳邊雜亂的聲音傳來。

蘭溪溪看到十幾個罪犯朝她圍來,將她包圍。

還來不及做任何反應,全身便是沉重的捶打、掐擰……

痛……

好痛……

……

外麵。

薄戰夜將‘蘭溪溪’放到副駕駛位上後,看著她皮膚上被開水燙紅的痕跡,聲音微冷:

“為什麼給我下藥?一個人過來?”

蘭嬌心底一緊,他發現了?

很快,她解釋:“我冇有下藥,我……我是打算給自己喝,催睡的,哪兒想到你直接喝了。

那你是怎麼醒過來的?我買到假藥了嘛?”

薄戰夜深邃黑眸凝視著她:“國夫人親自上門,把我吵醒,我身體對安眠藥成分本就有抗力。”

原來是這樣。

該死!

又是國夫人。

她到底為什麼對她這麼好?

這個好,在這時簡直是累贅!

蘭嬌暗處的手心掐緊,唇瓣微抿:“對不起,讓你擔憂了。啊……疼。”

“現在知道疼了?

莫南西,馬上送小溪去醫院。”

蘭嬌麵色一緊,拉住他:“你不跟我一起嗎?去哪裡?”

薄戰夜柔聲道:“我去找國夫人。對待這麼心狠手辣的女人,不需要任何留情。”

蘭嬌鬆下一口氣。

還好不是找蘭溪溪。

知道蘭溪溪不是粘人的,她不好強拉著:“那你慢點,早點回來。”

“嗯。”薄戰夜帶上車門。

目視車子離開後,轉身,重新走回監獄。

對蘭溪溪,他說了謊。

方纔‘蘭嬌’昏迷的那一幕,在他眼前怎麼也揮之不去,他必須去看看情況,也對這幾日的情況進行驗實。

另外,催眠藥成分,他覺得不是那麼簡單。

這,自然不能讓蘭溪溪知道。

畢竟如果是誤會,難免令她傷心,如果不是誤會,打草驚蛇。

“九爺!你還有什麼吩咐嗎?”獄警恭敬又忐忑聲音響起,生怕薄戰夜是回來算賬的。

薄戰夜利落道:“帶我去見蘭嬌。”

“額……這個……”獄警為難,欲言又止。

“說。”

一個字的命令落下,冷厲殘忍!

獄警嚇得渾身一抖,快速道:“剛剛刑犯們知道蘭嬌對蘭小姐動手,憤慨不已,紛紛出手打她,這會兒徹底暈過去了……”

“什麼?”

薄戰夜也不知為何,聽到這個世間,心裡頭莫名收緊。

他邁開步伐,大步流星朝裡麵走去,然後,便看到躺在冰冷鐵床上,毫無生氣的女人。

蒼白臉色,渾身是傷。

該死!

“監獄裡就可以隨便動手?”一聲怒斥飄蕩在上空。

獄警一怔,很是不明所以:“……”

九爺,這個惡毒的女人,打的可是你的未婚妻啊,為什麼您好像在生氣,庇護?

薄戰夜也不知自己怎麼了,命令獄警把門打開,闊步走進去,坐到床邊:

“蘭嬌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