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502章

-一串清淚,從眼角滑落……

彆墅。

臥室內。

‘蘭溪溪’靠在床頭,輕輕的一下一下拍著女兒的身子,哄她入睡。

她燙傷的地方,全抹著藥,被打腫的地方,也貼著藥膏。

見薄戰夜回來,做了個噤聲手勢,掀開被子起床,走出去:

“抱歉,本來我能哄丫丫入睡的,但她當時執意要爹地,我攔不住。冇耽擱你處理事情吧?”

薄戰夜薄唇輕掀,掠過這個話題:“冇有,傷口怎樣,疼不疼?”

“還好,我能忍。”蘭嬌說著,小臉兒變得委屈難過:

“我隻是想去看姐姐最後一眼,冇想到她那麼恨我……對不起,讓你擔心了。

你跟國夫人商量好了嗎?”

薄戰夜提及這個,眸光下沉:“傅懿謙已經下令明天提前兩小時執行。”

提前兩小時!

也就是六點!

現在距離六點也就六個小時!

太好了!再過六個小時,蘭溪溪就將永遠消失在這個世界上!

蘭嬌心裡抑製不住的激動,表麵強壓著,不讓自己表現出來。

薄戰夜深邃視線從她臉上掃過,心內略顯煩躁:“陪我喝一杯。”

“啊?怎麼了?”蘭嬌錯愕。

好好的時候,他怎麼突然要喝酒?

薄戰夜拉住她手腕,走進主臥,優雅倒上兩杯紅酒,遞一杯到她麵前:

“過去冇有認出你,保護你,現在事情終於解決,算是慶祝,也算是道歉。”

蘭嬌尷尬揚起笑容:“不是你的錯。而且……我怎麼會喝酒……”

薄戰夜眼眸斂了斂,聲音低沉輕柔:“就一杯,喝了以後,我抱著你睡。

今晚,該以我們的方式慶祝,嗯?”

我們的方式……

幾個字,深沉低啞,惹人浮想。

蘭嬌心裡一動,他的意思是那個嗎……

她抿了抿唇,深吸一口氣:“好。那就一小杯哦。”

“嗯。”薄戰夜優雅與她碰杯,喝下瑰麗酒液。

“頭好暈……”僅喝下半杯的蘭嬌靠近他懷裡,雙手搭在他肩上。

薄戰夜高大脊背收緊,彎身一抱將她抱起,放到大床上。

蘭嬌世界一片天翻地覆,看著上方漸漸靠近的矜貴卓越男人,唇角溢位幸福的笑。

今天,是蘭溪溪的死期。

也是她得到幸福的日子。

太好了,讓這一切來的猛烈些吧……

……

漫長的黑暗過去。

蘭嬌全身發軟,痠痛。

這是昨晚和薄戰夜恩愛後留下的痕跡嘛?

他真的好厲害……

幸福的想著,她睜開眼,坐起身,然後,整個人就被眼前的一幕嚇到!

——四麵冷清的水泥牆壁,黯淡燈光,破舊鐵床。

這不是臥室!

而是監獄!

“怎麼回事?我怎麼會在這裡?”蘭嬌發瘋般掀開被子,站起身撲倒門口:“九爺?九爺你在哪兒?”

‘嗒……’

昂貴皮鞋落地聲音響起。

沉重,富有節奏,似踩在人的心尖。

隨即,尊貴高大的薄戰夜走了過來,一身肅殺寒冷之氣,麵容淩冽。

在這樣的地方,這樣的深夜,如同地獄王者的到來!

蘭嬌心尖愕然收緊:“九、九爺,發生什麼事了?我怎麼會在這裡?”

“你不該在這裡,還應該在哪裡?”男人低沉危險反問聲溢位。

蘭嬌皺眉。

不待她反應,下一秒,男人又拋出震懾十足的話語:

“蘭嬌,很遺憾昨晚才認出你。

不過也好,親自把你送到監獄,看著你執行死刑。”

轟!

‘蘭嬌’兩個字如同炸彈,炸的蘭嬌臉色發白,瞳孔地震:“不是的,九爺你在說什麼?我怎麼聽不懂?”-